当前位置:首页 > 牛顿冷却定律一场不同的战争 温情解说德国二战剧《我们的父辈》第二集-电影惊叹号

吴锡豪-牛顿冷却定律一场不同的战争 温情解说德国二战剧《我们的父辈》第二集-电影惊叹号

牛顿冷却定律一场不同的战争 温情解说德国二战剧《我们的父辈》第二集-电影惊叹号

吴锡豪 全部文章 2019-01-30 121次查看

一场不同的战争 温情解说德国二战剧《我们的父辈》第二集-电影惊叹号

影片第二集剧情介绍
一场不同的战争
剧情紧接第一集末,警报声响起,是苏联人的又一波进攻,在苏联人的前方,一个身影正跌跌撞撞地向阵地跑来,是弟弟弗里德汉姆,在枪林弹雨下,他是那么的无助。温特紧张地组织士兵备战,一场硝烟过后,苏联人的进攻被打退,他焦急地跑向倒在地上的弟弟,发现他只是昏了过去,安然无恙。

弗里德汉姆、温特线:
“1943年5月,两年前,我们在柏林告别,两年过去了,还没有结束。开始还只是一种感觉,而现在我明确地知道,德国军队并不是不可战胜的,我们在奥廖尔摆开攻势,就是说,最后一仗即将打响,能结束战争的最后一仗,我的士兵从我的脸上看到对胜利的坚信,而我却不知道我还能不能感觉到这种坚信” ——温特
库尔斯克会战(Battle of Kursk)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苏德战场的决定性战役之一,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最大的坦克会战;也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最大规模的一场对攻战役,在库尔斯克爆发的一场会战,德军与苏联红军共出动了近8000辆坦克。参战双方共投入了约280万名士兵,空军部队参战飞机超过了5000架,也创下两个纪录就是史上规模最大的坦克会战和最大规模单日空战。
库尔斯克会战也是德军最后一次对苏联发动的战略性大规模进攻益体网,意图通过对苏军造成大量伤亡从而全面夺回战略主动权,因希特勒的阻挠使得对苏军发动进攻的时间不断延后,苏军事先已获取德军要进攻的情报并已建立三道纵深梯次防御线。
库尔斯克战役是苏德战争的分水岭。战役之前德军掌握有限的战略主动权,能够自主选择发动战略进攻的时间和地点;战役之后,德军完全丧失了战略主动权并从战略进攻转为战略防御,苏联红军从这里开始了收复国土的大规模进攻。库尔斯克会战同时也被视为东部战线的又一个,也是最后一个关键转折点。(你们的历史老师又来了,咳咳咳~~~)

战争的巨大开支渐渐使得德国捉襟见肘,显而易见的就是战争拖得越久,新报道的军人越来越年轻,有的甚至还是刚通过新兵训练的孩子。此时的弗里德汉姆身上已经见不到原先的影子了,他变得冷酷麻木,甚至成为一群杀戮机器中的佼佼者。面对稚嫩的新兵,他只是淡淡的说,现在他没有兴趣了解他们是谁,等活过四周,再来告诉他名字吧。

大战拉开前的夜晚,跟随温特多年的部下们突然问他:“我们胜利的把握有多大?”
温特没有欺骗战士们,他眼神黯淡,如实说出了正在发生的一切切:“德国在非洲的部队已经投降了,从突尼斯到西西里岛300公里。接下来同盟国要攻击意大利,我们必须打败苏联”

一群新兵走过来打断了温特的谈话,新兵们还没有经历过战场的残酷,一个新兵兴奋地问温特:“中尉先生,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打仗呢?苏联会进攻我们吗?”
另一个新兵自豪地说:“德国人一直都先发起进攻,元首说了,最晚到冬季战争就会结束。”
旁边的弗里德汉姆则笑了,他反问道:“元首说了是哪年的冬季了吗?”
新兵们对此则一脸惊恐:“这是失败主义”
温特看着他们稚嫩的脸庞,不知该说些什么,这些年轻人从未真正意识到什么是战争,他们没见过鲜血,没见过战友的倒下,在宣传机构的蛊惑下他们甚至不知道战争的天平已经渐渐倾斜,如果库尔斯克一战不能胜利,那么德国人将会失去所有的一切。想到这里他心情复杂,只是淡淡的命令新兵去休息。
温特的眼光渐渐从篝火移到远处,几个可疑的俄罗斯居民映入他的眼帘,他们不知将什么东西放在了井里,不祥的预感笼罩着他,他急忙大喊水井边的战友远离水井,然而一切已经太迟了。

第二天,国防军抓捕了可疑的当地民众,准备执行枪决。一阵枪声过后,平民成排倒下,只有一个姑娘还安然无恙,是一个新兵因为害怕枪打偏了,长官命令弗里德汉姆去结束她的生命,弗里德汉姆没有犹豫,他举起枪,那个姑娘后脑勺掀起一片血雾,应声倒下了。

“明天我们的夏季攻势即将展开,行动代号“堡垒”,我们将重新掌握战场主动权”。作战会议室里,上尉向各中队下达着任务指令。
会议结束后,上尉留下了温特,他已经发现了温特的不寻常变化。温特向他发出了无奈的疑问:“我们曾经都打到莫斯科外围了,可现在却离莫斯科500公里远了”
上尉安慰他道:“我知道斯大林格勒战役是一个灾难,但是我们还是可以取得这场战争的胜利,我们把哈尔科夫和别罗哥罗德又夺回来了”
温特苦笑着说:“丢了之后又重新夺过来了”
上尉生气了,他朝温特吼道:“打起精神来,我们必须打赢这场战争,在美国兵打来之前,这是我们最后流光俄国人的血的机会。你出去吧”
温特从会议室出来,他在战壕里漫无目的的走着,心情不知该如何
表达,他趴在战壕的边缘,看着辽阔的地平线。
“怎么才能带着自己的兵去打一场明知没有人会生还的战役,战争的最终胜利如苍蝇一般,我们为他们献上身躯肉体” ——温特

战争前夜,格蕾塔来到前线慰问演出,她俨然已经是一个家喻户晓的大明星了。除了维克多,好伙伴们聚在一起为格蕾塔实现梦想而庆祝,也为他们再次团聚庆祝。
格蕾塔还是那个格蕾塔,活泼率真,她高兴地说:“元首说了,今年年底战争就会结束,德国会胜利。到时候你们就到米兰和巴黎看我演出,好吗?”,然而,无论是前线的温特、弗里德汉姆,还是医院的夏莉,他们都清楚地明白,战争前景已经是阴晴难测了。

格蕾塔因为指挥官的私人邀请提早离开了,屋子里只剩下兄弟两人和夏莉。夏莉为了这次聚会带了很多东西,她更有很多话要跟温特说,温特转过身去避开夏莉那期望的双眸,他淡淡的说他也要走了,夏莉的语气冷淡下来,她对温特的冷漠不解,对自己的爱被忽视而气愤失望完颜厌世,不顾弗里德汉姆的劝阻,她跑了出去。
屋子里只剩兄弟二人圆谷英二,空气寂静的可怕,弗里德汉姆拦住了温特,生气的质问:“你就是个混蛋,知道吗?”温特只又是淡淡的说:“我不想让她还心存幻想”,说完他转身离去,屋子里只剩弗里德汉姆一人。

大战开始了,随着温特一声哨令,他的战士们跃出战壕,奔赴那未知的命运。

“1943年7月7日,决定战争输赢的最大规模的坦克战已经进行了三天,7000多辆坦克相互对峙。弗里德汉姆说得对,红军有备而来,我们损失惨重,多日来我们一直在等待支援” ——温特
在没有坦克支援的情况下,上尉命令温特带领他的小队,夺取两公里外的一个电报站,并要求不惜任何代价夺取并坚守它。
战斗进行的异常艰辛,苏联士兵守备充分,十分顽强。前进的路上年轻的战士们一个接一个的倒下,而夺取电报站的任务依旧是那么遥不可及,温特感到绝望,他不得已暂时撤退。
晚上,传令兵带来了更加不幸的消息:奥廖尔附近已经发现俄国人反攻的迹象(这本该是德国人的胜利突袭,现在却变成了苏联人的战略反攻,多么讽刺)、同盟国军队已抵达西西里岛(意味着德国两线作战的不可避免,两线作战对于一个国家是致命的)、元首已将第二坦克军调到西线部署(意味着温特将失去坦克支援)、空军因为缺乏燃料无法进行空中支援。
听着一个个的坏消息,温特只感觉头晕目眩快要窒息,他的信念本就像危楼一般摇摇欲坠,此刻则轰然倒塌。这个久经战场的铁血男儿也撑不住了,他哽咽着,语无伦次地对传令兵说:“我们这里必须得有支援,牛顿冷却定律没有支援...我们到不了库尔斯克”
传令兵只是说道:“抱歉,清晨之前稍作休息,你的任务仍然是夺取电报站”。
望着传令兵远去的背影,温特歇斯底里的吼道:“整个西西里岛就要失守了,为了半条街我的人都要送命!”,他的声音哽咽嘶哑,充满着绝望。

温特坐回火边,一把将命令文件揉成一团,他的士兵都低着头,不敢望向他们的指挥官。从他的语气中他们都清楚地知道,今晚是他们最后的一晚,明天他们就不必再等待了,恐惧又期待已久的解脱终于要到来。
夜深了,温特却睡不着,换岗的弗里德汉姆找到了他,他蜷坐在角落,眼神呆滞。
“你是对的,战争会把我们最坏的一面表现出来”
“对,没错,但这改变不了明天要继续战斗的事实”,弗里德汉姆只是淡淡的回应。
“直到全都倒下”
“对,直到全都倒下,我们认识的人这两年倒下了多少,施耐德、道格娄、维宾斯基、拜耳托克....都没了”
温特坐不住了,他挣扎着站起来想阻止弟弟继续念那些名字,他把每一位战士当做自己的兄弟,他一直不愿想起他们的牺牲,这令他心如刀绞。
弗里德汉姆则更激动地吼着:“只有战争结束了才会停,我们就是屠宰场的牲畜,今天还是英雄,明天就成了猪”
“这样没意义”,温特哭了。
弗里德汉姆转过身来,愤慨的一把抓住温特的衣领“根本就没有意义,上帝抛弃了我们,现在只剩下我们了,没有该死的元首、将军,只有这些人”
他越说越激动“要是明天我们都死翘翘,好,那也就算了。但是你得领着我们,我希望你领着我们”,说完他转身离去。只剩茫然的温特一个人。
第二天,激烈的战斗打响,一发火箭筒袭来,温特被爆炸的冲击波震得耳鸣目眩,在恍然中,他看到倒在地上的战友死前绝望无助的眼神、看到向他靠拢的部下被子弹打穿而倒下,他头脑昏沉,四顾茫然,又一发呼啸的火箭筒朝他袭来,瓦砾飞溅,他失去了意识。
弗里德汉姆看着一片瓦砾中倒下的哥哥,以为温特牺牲了,他绝望的呼喊着哥哥的名字。丧失理智的他,面对俄国人机枪,毅然冲了上去,战友们紧随其后,他们终于拿下了阵地。
战斗结束了,除了留守的一名士兵,小队却只剩下弗里德汉姆和新兵马汀两个人了,面对着眼前残破的电报站,弗里德汉姆大声苦笑起来,他丢弃了他的武器,在原地踱起步来,“就为了这个”“为了这个”他的语气变得悲戚,“天啊”“为了这个,啊”,他四处摔砸着东西,不知如何发泄内心的伤痛,马汀在旁边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
是啊,就为了这个高米迪战士,为了一个巴掌大的毫不起眼的街区,数十位年轻人奉献了他们的生命,包括他的哥哥温特。战争已经注定了失败的命运,但无谓的死亡却仍在继续,他们死的毫无意义,像牲畜一般在这修罗战场里被屠杀。
弗里德汉姆渐渐冷静下来,他告诉马汀,他们在这里等到天黑,要是援军还不到就撤退。天色渐渐黑起来,马汀借着微弱的火光在给母亲写信,金柳妍弗里德汉姆也第一次认真的聆听他的故事。
马汀像弗里德汉姆一样,是最不该出现在战场上的人,他是一个书呆子,在大战开始前紧张的尿裤子。初入伍时他甚至还幻想着等战争胜利,他就在本次冬季学期入学,在弗莱堡,师从海德格尔教授,学习哲学和历史,但现在看来,这个愿望是可望不可及了。
马汀的母亲48岁才怀上马汀,那是一个奇迹,她一个人把儿子抚养长大。她是一个简单的母亲,为了不让儿子入伍,她跑到国防军那里求情说:“那是我唯一的儿子,他得上大学,不能入伍参军”。然而国防军却因为她不顾国家利益,把这位68岁的老妇人关了一夜。
时间差不多到了,援军还没有到来,弗里德汉姆和马汀决定离开,马汀颓然着站起来,却忘记了弗里德汉姆的警告:西伯利亚的猎人能在300米开外击穿一枚硬币。他刚站起身子,一颗子弹就呼啸而来,他倒下了。
马汀在给母亲写信时,一直喃喃自语:“我不能死”,是啊,他死了,68岁的老母亲该怎么办呢?马汀是个孝子,战争已经失败,但他从不想母亲担心,只是在给母亲的信上说他推迟到夏季入学奥杜尔单刷。马汀自知死亡的命运不可避免洪荒剑君,只不过,没想到来的是那么快。(马汀不是主角,但他这段戏看的我很心碎)
弗里德汉姆哽咽着拿走了马汀的铭牌和他那封信,“我很抱歉,马汀,但我没办法带上你”,窗外苏联人的嘈杂声已经越来越近,匆忙间弗里德汉姆望着地上死去的苏联士兵,突然有了主意,他穿上了敌军的衣服,孤独的消失在夜色中。
弗里德汉姆一个人茫然的向德国的防线走去,一颗子弹擦过他的心脏,他还是继续向前走,他倒下了未来军医。几个德国士兵出来查看情况,
打着赌这个苏联士兵的生死,那个留守的战友认出了他“天啊,是弗里德汉姆”“他怎么穿着敌军的衣服”,战友们随即将他送往了医院。
在医院中,夏莉认出了昏迷的弗里德汉姆,她苦苦央求军医杨救救他,弗里德汉姆很幸运,抢救后他苏醒过来,夏莉高兴地对他说她已经给温特写信,说他还活着。弗里德汉姆却告诉了夏莉噩耗:温特已经牺牲了。
痊愈后的弗里德汉姆和格蕾塔一起告别夏莉,回到了祖国,他敲响了家门,母亲见到他喜极而泣,父亲却一脸失望。父亲更希望是哥哥温特安全回来吧,而他的死活父亲恐怕是丝毫不关心的。面对父亲的冷漠,他只是淡淡的说:“让您失望了,子弹离心脏只差一厘米”
面对父亲的冷漠、市民们的无知狂热,弗里德汉姆决定离开,说来奇怪,战场现在更像他的家了爱如电,杀戮和鲜血甚至比安逸的日子更让人亲切孔众。他主动申请回到战场,在母亲的苦苦哀求和不舍阻拦下,他还是义无反顾的迈出了家门。

温特从眩晕中醒来,战斗已经结束了,四周满是战友的尸体,他心如死灰,眼神呆滞,摇摇晃晃的只想逃离战场,在废墟中,他漫无目的地走着,苏联士兵的嘈杂声从远处硝烟中传来,求生的本能使他钻进一辆被炸毁的坦克躲避,他划亮一根火柴,一个浑身烧伤的驾驶手映入眼前,“水”那个将死的人说道,温特默默递给了他水,陌生的战友喝过后把水壶还给了温特,两个人就这样在沉默和黑暗中度过了一夜。
第二天,温特醒来时那个驾驶员已经死去了,他爬出坦克,如行尸走肉般走在乡间田野上,这时他发现了一个废弃的小屋,他决定就在这里定居下来,不再过问战争,什么荣誉、责任都见鬼去吧,现在他只想过安静的日子来忘记一切。
“1943年9月龚茜彤,刚参军那会儿,我们为祖国而战,到了后来,开始怀疑这一点了,就为战友而战,我们不能抛下战友不顾,可要是战友都死光了,那该怎么办呢?就剩你一个人了,只剩下你一个,自欺欺人了” ——温特
他的平静生活没有持续很久,一天来问路的党卫军发现了他的真正身份,没有反抗,温特平静被捕,也许在他心里,活着与死去早就没有分别了,与其如同行尸走肉一般活着,不如痛快的一死。
上尉来看温特,告诉他审判结果是枪毙,明早6点执行。他与温特这位老部下从1940年法国战役起,就一起共事了,将近四年了,他们一步步目睹了德意志帝国的风光和衰落。此刻长官感慨万千,温特却只是平静的说:“没关系,这样也好,人们只需想清楚,是死还是被欺瞒”
在牢房里,温特等待着死亡的降临,他很平静,甚至期待。
格蕾塔、夏莉线:
格蕾塔在党卫军中校的帮助下声名大噪,但她也知道军官只是把她当做一个玩物,她对军官的抱怨越来越深。
在接到要去东线巡回演出的消息时,她对于给又臭又脏的底层士兵唱歌很是厌弃,但为了不违背中校的意愿她还是去了。在大战前,她遇到了迎接她的夏莉、弗里德汉姆和温特,四个伙伴在大战前度过了欢快的时光,只是格蕾塔能隐隐感觉到,三位昔日知心的伙伴变了,变得有些陌生了。
由于错过了回去的飞机,格蕾塔来找夏莉帮忙,夏莉正在帮助一位颈动脉大出血的士兵,她呵斥着呆滞的格蕾塔来帮忙。
被战地医院景象惊呆的格蕾塔跑到屋外呕吐起来,夏莉却只是点燃了一支烟,静静看着她,医院里惨叫声不时响起,格蕾塔问她:“你是怎么忍受的了的”,夏莉没有说话,过了一会,格蕾塔又喃喃说道:“你变了”
弗里德汉姆被战友送进医院,夏莉哭泣着哀求主治军医救救他。手术很成功,弗里德汉姆醒了,然而他却带来令夏莉心碎的消息:温特在战斗中牺牲了。
夏莉的头脑在那一刻懵了,整个世界轰轰作响,一直以来支撑她的精神支柱倒塌了,她找寻不到生活的动力。她一个人在昏暗的灯光下望着那张1940年他们五个人的照片,潸然泪下,她只是一个女人,她需要安慰。夏莉想起了什么,转身上楼叩响了医生的门,没等医生反应过来,她已经吻了上去,大概自暴自弃才能让她暂时得到解脱吧。
格蕾塔回到了柏林,目睹了前线的惨烈再加上听闻温特的死讯,她对于战争前景的态度发生了变化,一切根本与宣传不一样。她在那间熟悉的啤酒馆与一群狂热的即将参战的士兵相遇,面对着士兵不断的挑逗,她心烦意乱,终于,她选择了爆发:“先生们,我有一个大消息要告诉你们,这仗打不赢了”
空气凝固了,每个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士兵们面面相觑,格蕾塔只是藐视的看着他们,留下了呆若木鸡的众人。
从东线回来之后,格蕾塔就无法联系到党卫军中校,她知道他在躲避这段关系。于是,她直接打电话到了军官的家,军官的妻子接到了电话,了解到了他丈夫不为人知的一面。
她的举动惹恼了军官,不久之后,党卫军找上门来,以战争悲观主义、煽动群众罪、侮辱元首罪逮捕了她,她又一次见到了军官,不过这次不是在温柔的床上,而是在冰冷的审讯室里。军官对于格蕾塔破坏他的家庭关系异常愤怒,他丝毫不顾及情面。

格蕾塔只得拿出自己的底牌,她已经有了军官的孩子,如果她入狱,就等于是军官亲手拘禁了自己的孩子。军官转过身去,格蕾塔以为自己已经说动了他,谁知军官猛地转身一拳,打在了她的肚子上。躺在冰冷的地板上,格蕾塔抽搐着,她知道她将要失去一切了。
维克多线:
在前往奥斯维辛的列车上,维克多遇见了阿丽娜鬼猫屋,一个年轻女孩。阿丽娜不相信德国人的说辞,她坚持不逃亡就是死路一条。维克多被她说动,为了能再次见到格蕾塔,他选择了冒险。
他们挖穿了火车底板荒岛求生记,并成功逃亡牛肚汤,一路上他和阿丽娜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在好心人的帮助下,他们一同加入了波兰的游击队。
但情况对于犹太人依旧十分冷酷,当地的游击队对待犹太人丝毫不比德国人慈善,维克多只得小心翼翼隐瞒着自己的身份。

观影感悟
在本集中,五个好友都在战争中继续他们的苦难挣扎。
威尔汉姆·温特,在第一集时,他只是对自己的信仰产生了质疑,不再盲目的信任元首,但对于战争,他还是坦然接受。但在第二集,随着战争形势的一步步恶化,面对着毫无意义的死亡任务,他歇斯底里的吼道:“整个西西里岛就要失守了,为了半条街我的人都要送命”,他的信念在那时就已经崩塌了。最终战友一个个的牺牲彻底击溃了他,他渴望逃避一切,在乌克兰的乡野独此一生,然而他还是逃不出命运的魔爪。
弗里德汉姆,自从第一集转变以来,他就与哥哥温特的变化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与哥哥不同,战争将他锻炼的愈加冷酷了,他完完全全抛弃了自己的以往,生存是他的唯一目标白狐仙。就像马汀问他的问题那样:“您是如何在战争中活下去的呢?”
弗里德汉姆只是淡淡的说:“希望倒下去的是身边的人,而不是自己”
夏莉,一直以来暗恋着温特,却一直不敢说出自己的真情实感。战争也使得她愈加坚强起来,但在听闻温特牺牲的消息时,她无法故作坚强,选择投向了身边最近的医生的怀抱,她需要新的感情来慰藉心灵缺失的爱。她还是深爱着温特,不过她等不起他了。
格蕾塔,俗话说,战争远离漂亮的女人,会唱歌的漂亮女人更是不论在哪个时代都是吃香的,但长期以来纳粹军官的庇护使她忘记了这是一个怎样的时代。在啤酒馆她祸从口出,倒在审讯室地上的那刻起,她才意识到,她就像一朵温室里的玫瑰,军官就是那个使她在严冬存活的温室,失去了军官的庇护,她的一切都是那么脆弱。
维克多,为了能在见到格蕾塔,他一路逃亡,掩盖自己犹太人的身份,苟且偷生,那张照片他一直带在身上,照片中恋人的笑容灿烂,这支撑他走过最黑暗的时光。
战争是残酷的,对每一个人都是。能身处和平的时代对我们来说是多么的幸运啊,愿每一个人都能珍惜岁月静好,珍惜身边的朋友,好好度过自己的人生,我想这就是这部剧要告诉我们的最大哲理。
哦,对了,针对推荐的影片的链接问题黑色纪元,我决定以后在每篇文章末尾带上电影链接,免去大家找寻电影的烦恼,希望大家能向身边人多多推荐,谢谢大家!
本期的电影解说就到这里,可能这篇文章有点长,但还是那句话,确是肺腑之言,不吐不快!(本文部分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联系作者删减)
微信搜索“电影惊叹号”或长按下方二维码关注本公众号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