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的纪念吉他谱一夜缠绵,醒来发现睡她的不是自己的老公!-凝梦阅读

吴锡豪-爱的纪念吉他谱一夜缠绵,醒来发现睡她的不是自己的老公!-凝梦阅读

爱的纪念吉他谱一夜缠绵,醒来发现睡她的不是自己的老公!-凝梦阅读

吴锡豪 全部文章 2017-06-04 118次查看

一夜缠绵,醒来发现睡她的不是自己的老公!-凝梦阅读

深陷丑闻
郑茜悦只觉得自己浑身发烫,整个人就像是被放在铁板上炙烤的鱼,迷迷糊糊中有一个模糊的身影进来,带着毒蛇一般的黏腻感在自己的身上到处点火。
“嗯……朝明……”郑茜悦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嘤咛,难道真的是出差太久了官妖,连身体都变得饥|渴难耐了,这么渴望她的老公。
迷迷糊糊中的郑茜悦没有办法思考为什么自家老公会突然出现在自己出差的酒店,这个房间是顾朝明亲自给他定下的,虽然她本能地觉得自己的状态不对劲,但是出于对自己的丈夫的信任,她并没有多想,只以为是对方偶尔想到的情绪,却不想这一切只是自己噩梦的开始。
“啊……”郑茜悦难耐地出声,下意识地想要展现出自己美好的一面取悦身上之人,潮红的脸上展现出一丝媚态,让身上之人只觉得呼吸一窒,手下的动作越发的没有章法……
郑茜悦皱了皱眉,本能地觉得这只手好像和以往的有什么不一样,想要睁开眼睛看清楚却怎么都做不到,只能清晰地感受着身上之人的动作,却忽略了暗处传来的隐蔽的“咔擦”的声音……
等到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身上并没有太多不适的感觉,周围也没有自己以为的人,郑茜悦甚至都以为自己做了一场荒唐的梦。看来果然是出差太久了,还好今天已经是最后一天,明天就可以回家了,郑茜悦想到那个家里在等着自己的人,不由地露出了一个微笑。
她和顾朝明属于强强联姻,不过和旁人以为的政治联姻不同,在郑茜悦的心里,她和顾朝明是羡煞旁人的自由恋爱,而且结婚后的这一年里,顾朝明也一直很宠着她,事事都为她考虑周到,甚至连她出差这种事情都提前给自己订好了酒店,处处都让她感受到了甜蜜。
只是,她的这种笑容并没有持续多久,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张兆艺她一出酒店,无论是台前的客服,还是路遇的服务员都不着痕迹地打量着她,还暗地里指指点点的,好像在说着什么。
郑茜悦皱了皱眉,心里隐隐有些不安,下意识地拿起了手机,跳出的头条新闻却让她脸色一变,铺天盖地的裸照震得她整个人都开始摇摇欲坠……
她本能地想要求助自己的老公,可是却发现根本打不通对方的电话,顾不得周围人鄙夷的目光,甚至连今天下午的合约都顾不得了,直接便订了最早一班的机票回家。
原来昨天的一切都是真的,那个在自己的身上肆意抚摸的人不是自己的老公,只要一想到这一点,她就只觉得心里一股恶心冲了上来,她要和老公解释清楚,一定是有人想要陷害她!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个时候的郑茜悦还保留着一丝希望,毕竟,她的老公对她那么好,那么爱她,可是她却不知道,曾经的所有宠爱,只不过是为了让她体会到更深的绝望罢了。
一朝惊变
“顾朝明,我要见顾朝明,你们让我进去!”郑茜悦看着这些拦着自己的下人,惊慌失措地道:“我是这个家里的女主人鲍飞,你们没资格拦着我!”
“那我有没有资格拦着你?”郑茜悦话音刚落,顾朝明便出来了,他冷峻的外表上看不出一丝破绽。
“朝明!你听我解释,我没有和别人通奸,昨天我出差去的是你给我订的房间,我根本就不知道有人会晚上进来,你相信我!”郑茜悦看着面前人冷漠的和平时完全不同的表情,有些六神无主地道。
她不明白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不过就是一个晚上,所有的新闻媒体上的头条都变成了“郑家大小姐新婚一年,就私会情人,酒店开房”的丑闻,明明昨天她和自家老公打电话的时候,朝明的语气还是好好儿的。
只可惜顾朝明并不打算听她的解释,继续冷冰冰地道:“你有没有通奸照片上面清清楚楚,拿着你的东西从我家里滚出去,我顾家要不起你这么淫|荡的女人!”
“朝明,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解释,我真的什么都不知情,你相信我!”郑茜悦还想再说什么,就被突然飞过来的行李箱砸中了脚面。
“唔……”郑茜悦吃痛地蹲下身子天宫山,委屈地看着顾朝明的背影,希望他能够转过身来像以前那样安慰自己,可是,等待自己的却是无情的关门声。
“顾朝明……”郑茜悦喃喃地道,她不敢相信昨天还对着自己温柔相待的人为什么能突然之间变得这么无情,她连自己地解释都不听就给自己判了死刑,这真的是和自己恩爱了一年的丈夫吗?
郑茜悦不死心地狼狈地坐在门口等了半天,直到外面下起了大雨,她也没能等到顾家大门的打开,好像在无声地嘲笑着她这个小丑。
郑茜悦被十月的秋雨浇熄了自己心里的希冀,终于默默无语地起身拿起了自己的行李箱,一瘸一拐地离开了这个地方。
“少爷,少夫人……是郑小姐,郑小姐已经离开了。”王妈本想说少夫人,一看到顾朝明的脸色,立刻便识趣地改口道。
只可惜顾朝明的脸色并没有好多少,反而更加地黑了几分,神色不定地道:“外面的雨大吗?”
话音刚落,好像是为了回应他的问话一般,突然便打响了惊雷。
“……挺大的,是不是要把郑小姐叫回来,等雨停了再叫她离开,否则这么大的雨,怕是要把人淋病了。”王妈建议道。
“不必!”顾朝明的神色顿时降了一个温度,冷冷地道。
“是。”王妈讪讪地道,也不敢再瞎提什么意见了。
郑茜悦被突然而来的惊雷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就往身后看去,顾朝明知道她怕打雷,三个月前她出差的一个晚上,他查到S市天气预报,特地做了当晚最快的一班飞机赶到了她的酒店,就是为了不让她被雷声吓到。
可是现在,这个人却因为一个莫须有的罪名,任由自己在漫天的雨夜里一个人游荡,郑茜悦觉得自己的心有点儿冷,她咬了咬牙擦了擦混合着雨水的脸,随即转身离开了这里。
不论到底是谁想陷害她,她都一定会查出真相,绝对不会放过那个人!
“……”
众叛亲离
郑茜悦无处可去,拖着小小的行李箱回了郑家,却没想到迎接自己的是更可怕的阴谋。
“你还敢回来!”郑远峰看到大女儿像个雨天的幽魂一般回到家里,第一时间并不是上前关心,而是恨不得掐死她的质问:“整个郑家都被你拱手让了人,你还有脸给我回来!”
“什么?”郑茜悦还沉浸在被顾朝明抛弃的痛苦之中,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听到对自己向来温和的爸爸的指责懵懂的猪,下意识地愣住了道。
“我送给你出嫁的郑氏百分之十的股份是不是被你送给了顾朝明,你这个白眼狼,我们郑家没你这样的女儿,你给我滚出去旺兴湖公园!”郑远峰把郑氏易主的协议书狠狠地甩在了郑茜悦的脸上,直接让下人把郑茜悦推了出去。
郑茜悦下意识地蹲下身子看着协议书,下意识地想到了新婚那天顾朝明哄骗自己签下的一叠文件,说是为了见证他们忠贞的爱情,要是有一方出轨,另一方的财产将全部归于对方旗下。
郑茜悦的脑海中顿时划过了一个可怕的想法,酒店的房间是顾朝明帮她订下的,她出轨的新闻刚刚爆出来,顾朝明就迫不及待地收购了郑氏,还是以百分之五十三的最大股东身份。
这说明顾朝明很早之前就已经在暗中收集郑氏的散股了,郑茜悦揉了揉疼得厉害的太阳穴苏州话童谣,还下意识地为顾朝明辩解道:“爸爸,这里面肯定有什么误会,我去和朝明说清楚,他不可能这么对郑家的。”
“说清楚?”郑远峰冷笑一声道:“怎么你现在还能找的到他的人吗?你不是已经红杏出墙被人扫地出门了吗?”
郑茜悦被自己爸爸说的脸色霎时变得更白了,她动了动嘴唇,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马度云。
“你出嫁的时候我念在你妈妈去世的早,已经给了你百分之十的郑家股份,对你已经算是仁至义尽,可没想到你竟然耍心机这么害我,给我滚出郑家!”郑远峰冷眼看着自己狼狈的女儿道。
“爸爸?爱的纪念吉他谱”郑茜悦不知道为什么一夕之间,所有爱自己的人全部都变成了自己的仇人,不是这样的,不该是这样的。
“滚!”郑远峰直接让家里的下人把郑茜悦给轰了出去。
堂堂郑家的大小姐,突然间就成了遭夫家抛弃,娘家避之不及的无家可归的女人。
“爸爸!”郑茜悦狠狠地敲着门,她不相信顾朝明会为了郑家的股份这么对她,不相信自己的爸爸会不要自己,可是事实告诉她,这一切都是真的。
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
“啊!”郑茜悦跪在家门口无助吼叫着,明明不该是这样的。
“……”
“顾朝明!”虽然顾朝明有心想要躲她,但是她太了解对方了,她一定要找他问个明白。
这几天她躲在酒店里,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连酒店服务员都对她露出了嫌恶的表情,这些她都只能打落了牙齿往肚子里咽,可是她不甘心!
是他的一手策划
顾朝明看着浑身脏兮兮,明显几天没洗澡的人,露出了一脸嫌弃的表情,随后皱着眉厌恶地道:“离我远点儿!”
虽然已经猜到了部分真相,但是看着曾经温柔相向的人突然露出这样的表情,郑茜悦还是心里一痛,随后强迫自己冷声地质问道:“酒店的事情是不是你安排的,你是不是为了夺走我郑家的家产才故意让我身败名裂让那份协议生效的!”
顾朝明看了郑茜悦,随后冷笑一声道:“你错了,夺走郑家的家产只是顺便,让你身败名裂才是我的目的。”
郑茜悦不可置信地看着对方尖叫道:“为什么?你以前对我说过的那些甜言蜜语都是假的吗?你为什么要欺骗我!”
郑茜悦的质问还没有说完便被顾朝明猛地捏住了手腕,那力道仿佛要把她的手腕捏碎一般,让她吃痛地叫了一声,随后就被猛地甩进了车子里。
郑茜悦这几天都没有睡好,又淋了大雨,原本就累坏了,这会儿被毫不怜惜地一摔,整个人都头有点儿晕眩,可是顾朝明没有丝毫的慰问,直接便开着车子离开了。
“你要带我去哪儿?”郑茜悦揉着自己的太阳穴看着有些疯狂的顾明宇害怕地道。
“你不是想知道为什么吗,我现在就告诉你!”顾朝明面上露出了可怕的狰狞,随后冷笑一声道:“这可是你自己想知道的。”
郑茜悦从来没见过顾朝明这么可怕的表情,顿时就瑟缩了一下,随后慌张地道:“不,我不想知道了,你放我下去!”
“你快放我下去!”郑茜悦看着顾朝明不断地加速,立刻便从后面扑上来抓上了他的方向盘。
“放手!”顾朝明直接便大力地把郑茜悦甩到了到了一边恋人交换生,手臂下意识地打在了天窗上,摔出了一条长长的血痕。
“唔……”郑茜悦吃痛地叫出了声,却再也换不来半分的疼惜,现实不断地在打她的脸,告诉她过去的一年不过是一场笑话。
顾朝明一个漂移将车子停在了西山公墓,随后直接把不明所以的郑茜悦拉了下来。
“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你放开我!”郑茜悦吃痛地挣扎道。
顾朝明充耳不闻,直接把郑悦摔在了一个墓碑前,捏住她的下颚狠狠地道:“我只是让你知道,你今天的一切都是你罪有应得,看看她,这张脸你应该不会忘记吧?”
郑茜悦被顾朝明控制着不得不转向墓碑矮人村,随后就看到了照片上的人,愣了愣道:“师母?”
墓碑上的人她当然不会忘记,她高三的时候家里曾经帮她请过一个家教叫程洋,她很喜欢那个老师,可是后来却发生了一件让她后悔终生的事情九龙虫。
顾朝明见她终于想起来了,狠狠地揪住她的后脖颈贴向墓碑,把她的头狠狠地砸向墓碑,强烈的刺痛使得她不住地挣扎着,她无助地道:“你把我带来这里干什么吴宗敏,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顾朝明冷冷地道:“她是我的姐姐!”
为复仇而来
“你说什么?”郑茜悦终于挣扎着摆脱了顾朝明的手,随后不可置信地看着他道。
顾朝明从郑茜悦的眼里看到了一丝恐慌,随后冷笑一声道:“五年前你爱上了程洋,可是却发现他已经结婚了,后来就刻意讨好他的妻子,却在一次开车的时候制造车祸,弄坏了刹车害死了她!”
郑茜悦听着顾朝明的指控,下意识地辩解道:“不,不是这样的,你是因为这样才恨我的?我可以解释……”
“你知不知道她那时候已经怀孕了,你这种蛇蝎女人即使死一万次也不配给她抵命!”顾朝明根本就不听郑茜悦的辩解之词,直接便打断了她道。
郑茜悦脸色变得煞白,五年前的那场车祸是她一生的遗憾,可是她从来都没有故意害死师母,她哆嗦着辩解道:“就算我那时候是喜欢程老师宋耀武,可是我真的不是故意……”
顾朝明听到前半句话的时候便已经失去了理智,直接一巴掌甩到了郑茜悦的脸上,把对方甩到了地上,郑茜悦的右半边脸顿时便肿了起来。
“爱上有妇之夫本就是你的原罪,你就等着接受我的报复,直到我玩儿腻为止吧。”顾朝明冷冷地道,随后便不再管她,直接离开了这里。
郑茜悦被一个人孤零零地扔在了一个人都没有的西山公墓,只觉得自己的心比这个阴冷的目的还要阴凉,她看着面前照片上那个笑的一脸温和的女人,她隐约想起这个温柔的女人曾经告诉过自己她姓顾,眼泪哒哒地落在了地上。
“师母……”她终于无助地开始放声大哭,喜欢上程洋是学生时期的情窦初开,可是在知道对方有妻子的时候她就已经死心了。
她从来就没有想过要伤害对方,虽然确实是因为自己开车的缘故害得师母死掉,当时会出事是因为在车上的刹车失灵,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后来事故检查的时候,刹车根本就没有问题。她知道无论是警方还是程洋都曾经怀疑过自己,但是后来因为没有证据便不了了之了。
也因为这件事情,她渐渐地和程洋老师疏远了。这么多年来,她已经在心里忏悔了无数次,不应该因为刚拿到了驾照就自告奋勇地帮自己的师母开车,害死了两条无辜的生命,可是上天好像并没有准备就这么放过她,该来的终究是会来的,顾朝明……
一想到顾朝明刚刚离开时那个阴狠的眼神,程晓晓哭着哭着便笑了,也许这就是报应吧,是她害死了师母,所以就让顾朝明过来折磨我,曾经有多爱,被对方伤害的如今就有多痛,如果这就是顾朝明想要达到的效果,那么他如愿了,现在的自己已经遍体鳞伤了,可是很显然,顾朝明的报复才刚刚开始。
“……”
夜幕降临,顾朝明行驶在夜间的高速公路上,随后便发现郑茜悦的手机落在了车子上。
西山公墓离市区很远,这个时间根本不会有人过去,没有手机的她根本不可能打到出租,郑茜悦的胆子很小,她会一整夜都在那个荒芜恐怖的坟墓附近提心吊胆,为她曾经做过的恶行恐惧着,这样很好,他本来就是要折磨她的。
由于篇幅限制,本次只能连载到这里,后续全文可以识别下方“二维码”继续阅读液态硬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