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大逆转一周一诗(第14期):将夜和咖啡一起饮下-开封市诗歌学会

吴锡豪-灵异大逆转一周一诗(第14期):将夜和咖啡一起饮下-开封市诗歌学会

灵异大逆转一周一诗(第14期):将夜和咖啡一起饮下-开封市诗歌学会

吴锡豪 全部文章 2019-01-03 83次查看

一周一诗(第14期):将夜和咖啡一起饮下-开封市诗歌学会

如果逃
芥子豆
健身房。音乐仿生镜片。和灯光
闪亮登场
一群人卸掉盔甲
啤酒打开水泥森林的尖叫
动感单车在爬坡,冲刺
身体的潮汐穿越海风吹弯的海岸
今夜,任玻璃打碎人间的情事
我只统领钻石的水域
如果逃酷点的网名,画皮姐就逃到母亲的体内去
就让黑暗的岬角
在浪花的子宫里重新分娩
鱼眼看世界——
暗礁夹道的人海
必经的渡口
乞丐用障眼法表演三十六变
行人用七十二变
乘船离去。
2018.05.29
见志军
李双
所谓古树,一定是没有枝叶披垂下来
用根部抓着石阶
所谓传统,一定是石阶坐在膝盖上
一只手摸着虎背
2018年5月28日
白日记
秋水
习惯了买椟还珠的课堂
明月照耀你邮票上的夏日
铁轨无限的射线长度在收缩
单身狗卖雪糕和蛋挞
冰糖的温度起码可以打五折
楝树花开了又谢
窗子仍是敞开的出逃暗道
里面发出惯有的呻吟声
每一声都有一次哐当
地球都在摇晃的夏日
没有什么不跟着摇晃,连同大厦的基础
有些风吹不到的地方
水泥会到,钢筋伸进去三寸长
旅客和职员的贞操
在哐当中被归还了N次
只有邮票在旅途中一次又一次呐喊
我见证了所有人的失贞
余生
——读《论晚期风格》所想
王东晓
我病了……晚期那种空劲气功。
风也帮我说不清那是什么格调。
这种晚期被概念确诊,
让人容易想起西湖边的断桥
余生是质量检测员
想象只是去一次性地被想象
疾病荥怎么读,它的阴影
足以证明月食的存在
影子向鼓楼撞去
而这一切是阻挡不住
它背着主人四处流浪
我知道一种悲哀,是像抬头纹一样的
不是所有人的
比你的影子认识你更久远
这意味着一片落叶不可能找到根
更找不到它们的神父
这意味着人们寻找脐带烙下新鲜的疤
这意味着河流寻找星河的源头
莲花依旧静静地
而谁在思量余生
水任意变形,
如山奔赴大海一寸寸地靠近
而人山人海被车水马龙流过
翻过一座山,遗忘一件事情:余生
被另一种人再次诊断
出现在信封里,一张纸
欲望讲述着平安夜的不幸
像男人编织一根肋骨放回自己体内
试图治好自己的头疼
然而,余生
被捶打。脊背剔除肉身
这就是余生的全部信仰长沙职宏通,在十字路口
他转身的影子被允许通过龙口人工岛,如同一种信仰:信我,你便有了光
书于2018.05.23.19:12.
守望
李前锋
小斑鸠出门还没有回来
母斑鸠不停地伸着脑袋
眼里的期盼,此刻就像夕阳
它下坠着,仍不断地放射余光
灰暗,从低处淹了过来
它放弃下边的一条枝桠
又登上顶端的一条
麦子
荷蕾心语
我看到了麦田
麦田依然一望无垠
这是今天的麦子
这是今年的麦子
这是在一场雨里
跌倒过的那些麦子
一定还有我没有看到的麦子
犯着心绞痛
它们在一场雨后
活在被染黑的梦里
是的,和人一样
梦想有时也会发霉
或者是防不胜防
遭遇一场突如其来的情感变质
静观鱼儿上钩
远之上
其实中国五美人,看不到鱼钩
只见红色的悬符
系着两颗心在水面上下晃动
水下鱼儿
不知鱼线那头人类的心思
真傻火凤网。垂钓者呆呆站立
被傻鱼游戏着
我也傻呆呆观望
一个个玩失手的鲫鱼
接二连三被抛向空中跳舞
野湖中,芦苇点头哈腰
青蛙呱呱
鸟儿鸣翠柳
它们怎会想到受伤的鱼儿
未来的命运
20180527
时间
潇湘清蕙
爬墙虎从冬天漏风的牙齿
铺满铁栅栏的胳臂
小鸟小雀们也从它们
隐蔽的安静蔡昮佑,跳出来
七嘴八舌
风一綹一綹的头发
拂动哀伤一副温柔相
老人家的腿脚加深了往年的不安
小后生的个头天天向上
原定的计划不敢回首
堆积的事物清理不完
这只鹿一直奔跑 跳跃
唯有双眼闭合,方略感停顿
错过的山影
似有若无地出没
他的衣袍沾满尘色
而他,自顾来去
无解无踪
咖啡馆
翊君
夜让咖啡馆呈现出
别样的美
霓虹灯将楼房倒影
拉的 老长 老长
舒缓的音乐在杯子中
得到回应
我坐在挨门的位置
就着卡布奇诺品诗
一位少女
从我身边匆匆走过
遗憾的是 她没听见
我旁边几位少年
给她的赞美
骨折
阿娉
一个鲤鱼打挺
和地面保持同样的姿势
人世被夹在中间
那么多碎裂的声音
不是生来软骨
疏松是日子穿凿的蜂窝
一针一针
不见血
总是对所有黑暗中伸过来的枝叉
低眉
弯腰
只是灵异大逆转,这一次
沒有绕过
你听不到我的哭声
倾斜的大地结上了冰
太阳收走了它的芒杖
黑夜如流水

在缺钙的雾霾里
吞吐泥浆
2018.5.26
玻璃中闪出透明的山谷
曲青春
玻璃中闪出透明的山谷 那是
布谷鸟的叫声
采桑人还没有来得及走出
它又合上 五月
每一颗果实都深怀异物
城市洇开群山的皱褶
新的湖水 桃子在枝头静静
生长裂痕
我们以相互靠近 加深
彼此之间的缝隙 石头的阴影里
存在竖起倒刺
即使是厌倦的晦暗也需要
尖锐的疼
捕蝎人在山路上
憧憬中的田园
拜波
城墙里边长出一垄菜地,
菜地很小氍毹怎么读,它用绿色涨满整个庭院乐铺。
钢筋、水泥一脸好奇,不停张望
一身泥土气的韭菜、辣椒。
阳光被镂空院墙打碎,菜地换上
一件大号迷彩服。
我不知道何必太多情,绿色为何从天而降。
听说,自从春天那场雨
造访后,田园
一直在泥土中膨胀。
雨与诗
君莲
是幼法拉底河的鱼群游进格尔木盆地
繁衍词语 句子 和即将开放的莲花
它旋转的红舞鞋被造出
还有金乌头顶的羽毛化作了雪片
它让黎明走在黄昏的前头
那个城堡的高墙下
夜玫瑰没有毒
在一首首人物与事件组成的诗里
我走失。从菟丝子的茎项
剥下章节
雨还在下睿智化学。在那里。
2018.5.26
夜行
刘中辉
路灯昏黄
有微风吹我面颊
影子斑驳
有那么一瞬间
我成了这哗哗树木
任何美好的事物都在诉说着不美好
颜军
鱼在大海里游着
鸟在天上飞着
我是多么幸福
一个从西伯利亚回来的人说着岷县的好天气
我有一个温暖的家,家中的母猫已经怀孕
我在沙发上躺着读你的诗,
漂泊的日子交给了还需要飘泊的人
昆明的阳光正好穿过你的裤裆霁无瑕,
春风吹着吃饱的肚子,浑身懒洋洋的
如果此时快乐恰恰恰,你正好碰到一个不幸福的人,你不要哭泣。
写作
宋前进
布谷鸟叫着。溪水东张西望
一块石头堵在胸口
他的国必然属于黄昏。必然无法自拔
拖着刚蜕下的影子
布谷鸟叫着。风从一根草尖开始
杉树和灌木咬紧牙关
抽屉进退不得。一枚锋利的书签
插入两页之间的黑暗
布谷鸟叫着择泰。暴雨来临之前
除了战栗无事可做
想象是一种技术。像明月升起
用尽力气去雕刻一条虫子
布谷鸟叫着。彩虹的颜色
没有一种是突出的钉子
木头还在沉睡。左手还在反对右手
而猛虎已经破门
编辑:颜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