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火钳烫发一场招聘引发的血案,背后是整个行业的招聘之殇-全球未解之谜

吴锡豪-火钳烫发一场招聘引发的血案,背后是整个行业的招聘之殇-全球未解之谜

火钳烫发一场招聘引发的血案,背后是整个行业的招聘之殇-全球未解之谜

吴锡豪 全部文章 2017-11-02 110次查看

一场招聘引发的血案,背后是整个行业的招聘之殇-全球未解之谜

作为一家成立不到4年的创业公司,连续完成C1、C2轮融资,在当下的环境里,实属罕见。
本想作为一个成功的案例来解析一番,却不想三年的努力被一个年轻生命的陨落毁于一旦。
BOSS直聘可能自己也没想到,连日来自己公司的名字一直蝉联于各大媒体的头条,但是却让人无法愉悦,而背后揭露出的整个招聘行业的不规范,也让人唏嘘不已。
如果不是因为一个年轻招聘者身陷传销组织,最终丧命,夸利亚雷拉BOSS直聘的发展势头可能会很猛。
事实上,这段日子突然冒出头来的BOSS直聘,其背后的投资方都大有来头。
比如今日资本背后是“投资女王”徐新,掌舵的著名投资基金,而顺为资本背后则立着雷军。
可纵然你是根正苗红的“明星企业”,也抵不过生命的代价,因为形同虚设的审核机制,让别有用心的人钻了空子,让一个原本年轻的求职者走上了不归路。

图为李文星生前照片
8月2日,大学生李文星在“BOSS直聘”网站找工作被骗、并导致意外身亡的消息引发关注。随后,涉事平台“BOSS直聘”发布公开回应称,待“一切水落石出之际”,将依据法律承担应有责任。
然而更多的消息开始爆出,李文星的受骗遭遇在“BOSS直聘”并非首例。
此前已有人因BOSS直聘受骗
事发后不久,就有自媒体发布文章,称大学生李文星在“BOSS直聘”上应聘某企业,疑似遭遇传销骗局,并在失联数日后不幸身亡。该事件传出后引发广泛关注。互联网招聘平台“BOSS直聘”随之涉事其中华娱高手 。
“从某种程度上说普大喜奔,我们公司也是受害者血色迷情,信息诈骗是行业痛点。” 8月2日下午,“BOSS直聘”品牌部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BOSS直聘从成立之初就致力于对虚假信息进行打击。“安全系统从诞生到现在一直在持续进行优化”,“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精力、物力”。
那为什么平台上还会出现“李鬼”冒名进行虚假招聘?公司作为平台方是否尽到了审查的义务?对此问题,BOSS直聘以需要配合警方办案为由拒绝回复。
李文星并不是第一个在boss直聘网站遭遇传销诈骗的求职者。8月2日,正在寻求Java软件开发岗位的张晓文(化名),向记者讲述了通过“boss直聘”网站求职被骗的经历。
张晓文1993年出生,上个月刚刚大学毕业落难神偷 。去年12月9日,他通过“boss直聘”应聘了“百利应科技有限公司”的技术职位,随后被以面试为由骗至天津静海县大口子门村的传销窝点,失去人身自由11天,累计金钱损失将近3万。
“传销窝点当时有14人皇上我不好吃,其中8人都是以求职名义被骗进来的。”
张晓文告诉记者,传销人员有时会在BOSS直聘等求职平台上伪装成招聘人员。“我从传销组织逃出来后,发现BOSS直聘上原有的这个招聘岗位已经不存在了。”张晓文认为,BOSS直聘应对自己被骗负有责任。
雷军的顺为资本曾参与投资
记者发现,“BOSS直聘”同时拥有网站和手机应用版本。
天眼查信息显示:“BOSS直聘”是北京华业基石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下称华业基石)旗下品牌。除BOSS直聘外,华业基石还拥有包括“互联网找工作”“头条直聘”“直直的日常”等多个应用产品。
华业基石由北京华品博睿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下称华品博睿)全资控股。根据工商信息,华品博睿注册成立于2013年12月25日,注册资本899.224万元人民币,公司经营范围包括技术推广服务、计算机系统服务和软件开发。法定代表人为赵鹏。
公开可查的信息显示,赵鹏持有华品博睿99.5%股份,除华品博睿外,赵鹏目前还在“北京爱艺盟网络技术有限责任公司”、“天津人聚人人力资源有限公司”和“北京环球永大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三家公司中持有股份,并同时担任11家公司的职务。
2016年7月的一篇媒体报道中,曾对赵鹏有过介绍,“毕业于北大,在政府部门待了11年之后,放弃稳定工作投身商海。在大企业做过CEO,也做过投资人。2013年,他与小伙伴联合创办看准网。2014年7月推出互联网垂直招聘App:BOSS直聘。
天眼查信息显示,截至目前,BOSS直聘共经历四轮融资:2014年1月1日,BOSS直聘完成了A轮融资,投资方是顺为资本、策源创投;2014年12月1日进行B轮融资偏振镜的作用,投资方是顺为资本、策源创投、和玉另类投资鲇怎么读,天眼查显示这两轮投资金额均在数百万美元。
2015年7月1日,该公司获得“千万级美元”的B+轮投资,并未透露投资方身份。
公司最后一次融资发生在2016年9月22日,这笔融资金额为2800万美元。BOSS直聘官方网站显示,这轮投资由“华映资本领投C1轮,高榕资本主导C2轮融资,C1、C2两轮融资共计2800万美元。老投资方策源创投、和玉另类投资、今日资本、顺为资本全部跟投。”
■ 体验
在BOSS直聘简单注册即可发招聘信息
“BOSS直聘”发布招聘并不复杂。
8月2日,记者以手机号注册BOSS直聘,在填写个人姓名,虚构公司全称、简称以及职务后,随即成功发布了一条招聘“视觉设计师”的虚假广告。
“BOSS直聘”提示,如果花费698元,购买“急聘直通卡”,求职人数即可增加6倍。而如果在新职位发布24小时内购买“急聘直通卡”,即可以享受8.8折优惠。
整个过程中,“BOSS直聘”没有硬性要求发布者进行任何认证凶煞鱼怪。仅提示紫苏汗蒸房,进行认证后“可发布更多职位”。
在记者发布虚假招聘广告的一个小时内,已有19人查看相关职位,并有6位向记者发来了简历。
通过实际体验发现,除了此次涉事的“BOSS直聘”,也有其他招聘网站存在发布信息无审核、或者审核环节存在漏洞等问题。不乏存在与“BOSS直聘”类似的现象:用户简单注册即可发布招聘信息。其中包括赶集网等知名招聘网站。
■ 行业
信息诈骗成“行业痛点”:招聘网站存漏洞
公开报道显示cf超级跳,近年来,因招聘网站上发布的信息而遭到诈骗的例子并不鲜见赵维欢。2015年一则公开报道中的案例显示自动洗狗机,有人利用“58同城”、赶集网等招聘网站,发布虚假招聘信息,从面试者处骗取“押金”。
专家表示,平台方应对显而易见、应当获知的违法信息负有监测排除的义务。
据智联招聘有关人士称,智联网站上新增了对于HR的实名认证审核,企业要在智联招聘发布职位下载用户简历,除了要提供营业执照,还需要上传HR个人手持身份证的照片。“我们会拿营业执照上面的信息和企业信息网上的信息做对照审核西园寺踊子,全部一致才会过审。”前述人士表示。
一位不愿具名的信息安全专家告诉记者,智联招聘核对工商资料的做法并非完美,手持身份证照片以及工商资料均可以通过PS合成,目前,一些骗子通过PS或其他手段,冒用正规公司名义,以正规公司的名义发布招聘,而这些招聘网站很难核查。
“我们一直在打击各种方式的诈骗,PS工商资料也是打击重点。前BOSS直聘品牌部相关负责人表示。
“许多招聘网站,不进行验证,即可发布招聘广告,这不是技术漏洞,更多的是管理漏洞。”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教授、亚太网络法律研究中心主任刘德良建议,招聘网站应加强监管,以避免再次发生类似李文星的悲剧。
“对于这种事件,关键是要追究诈骗者的责任,但如果招聘网站平台对此知情,则不论是否具体参与实施了诈骗活动的后续环节,亦可作为共犯处理。”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张新年认为。
张新年进一步表示,对于显而易见的,平台应当获知的违法信息,平台负有监测排除的义务。“特别是经过受害者反映投诉或公安机关通报,平台已经获知的违法信息,如果未及时删除而造成的损害扩大部分显然应当承担责任。”
■ 内部人士说
原BOSS直聘华东市场公关经理在事发后,也连夜给李文星的母亲写了一封信,并坦言冒着风险说出了不少内幕,这位内部人士的一些话,也许更有参考性吧。
(选自原BOSS直聘华东市场公关经理给李文星母亲的一封信)
BOSS直聘这是一家怎样的公司?

BOSS直聘成立于2014年,老板赵鹏来自于智联招聘,团队成员大部分来自于原百度人才(现百度招聘)和拉勾网。因此这首先是一家传统的人才招聘公司,其次才是一家互联网公司。
由于采用了传统人才招聘平台的分公司制度,使得华北,华东,华南,西南片区的各地分公司间在内部存在着竞争的关系,而这种竞争首当其冲地表现在了商务销售端团队的KPI上。
大区的市场公关团队和各地的城市经理都需要向大区总监汇报,大区总监向北京总部汇报,而各地的大区总监几乎清一色都是前人才招聘网站的王牌销售员和商务总监出身,因此“这种体制”下意味着北京总部遥控指挥着市场公关团队的大方向,但各地区的销售团队主导了这家公司的实际前进方向,我在职期间对这种商务绑架市场的状况深有体会。
在公司成立到2016年上半年期间,BOSS直聘一直保持着非商业化运营,也正是在那段时间里企业进入了高速发展并不断斩获口碑的黄金时期。但随着2016年下半年,公司进入全面商业化阶段,各种付费工具、付费活动业务的经过全面推广,产品和团队的重心开始转移鮸鱼。
所谓传统人才招聘网站西来大学,说到底就是一个卖C端客户简历给B端客户的公司。
HR不可能一份份地查看投递者的内容迷欲侠女,他们是基于4秒钟一张的筛选速度去挑选每张价格不到3元钱的简历包,至少卖简历的做法在拉勾和其他招聘网站目前仍然存在。
BOSS直聘虽然不直接卖简历,但仍然可以通过“炸弹”等一系列付费工具完成排名加权、高亮等广告形式。
BOSS直聘的做法是基于APP端,让人才与老板有机会直接沟通而省略了HR低效且不精准的海选。
但让百事缠身的老板有时间去跟应聘者沟通的企业只能占据全部企业数量80%的A轮前初创型公司。因为这些企业甚至连HR都没有,剩下20%成长阶段较好的公司则是由HR或主管来完成沟通的任务。
随着小企业的发展,老板在有更多的事情后便把沟通把关的职责重新还给了HR,也正是这样的细微变化让人才的沟通成本上涨到了简历时代,这时BOSS直聘仅仅只是一个简历收集的渠道,而非沟通面试的工具尹索微。
因此火钳烫发,BOSS直聘并非伪命题,但其核心产品逻辑仅适用于占据各行业绝大多数的小公司,如同饿了么的主要B端客户都是面向客单价30元内的餐饮外卖小店一样。
为什么文星会遇到传销公司?
在招聘行业每年有两个旺季,一个是春节过后,另一个则是5-6月的毕业季。文星投简历的时期正是各大招聘网站一年中业务最繁忙的节点,占平台年度收入的4成都会在这个节点通过付费工具完成。
BOSS直聘由于各地区是由商务主导,大区的团队规模控制在50人内,而城市团队则压缩在15个人内,且绝大部分都是销售。
那么,企业资质是如何审核的影城大亨?
第一道审核来自于企业自主的登记。此阶段由北京运营总部仅负责收集信息,因为总部没有甄别全国如此多的城市中如此庞大的企业资质登记信息的处理能力。
第二道审核来自于本地区的销售人员。他们具有审核企业资质的权力,但大部分时候仅有完成销售工具达成其KPI的义务,他们获取企业信息的方式大部分仅限于网络。
第三道审核,即能够掌握本地区所有企业名录的把关人是本地区的商务总监、城市经理。虽然名为审核的最后一关,但却是地区销售业绩的直接获利者,其审核资质的注意力集中于该企业的发展程度能否给平台支付付费工具从而带来足够的广告收入。
谁该对文星负责?
2016年底我离开BOSS直聘,期间并没有留下任何遗憾。因为原本我带着借助移动互联网打掉中间环节完成HR行业的一次革命的理想,却没想误入了销售们靠卖人简历而从中获利的皮肉生意。
在招聘行业确实存在一个28定律。当绝大部分的人都把注意力集中到BAT或C-D轮后仅占20%的公司时误闯疯人院,势必造成占80%多数的小公司高呼招人难,这是招聘行业的现实与客观难题。
BOSS直聘作为招聘工具,让那些80%小公司通过主动出击的形式吸引不少碰壁BAT在内的名企的大学生或职场新鲜人,后者可以有机会与老板共同创业、成为公司创业公司大军一员的做法在本质上是正向的。如果没有这种机制的存在,在以往人才市场竞争中,创业公司如果找不到大牛或许就永远不可能有出头之日。
但问题在于,包括BOSS直聘在内的互联网招聘企业控制着本该受保护的应届生(他们的职场与社会经验均严重不足)接触企业的第一入口,但他们却通过付费工具、放松审查、纵容虚假等有意无意的手段,把指引年轻人职业的一部分路标引向邪恶欺诈的地狱。
它让家人、让受骗的孩子和人民对互联网招聘失去了信任,对技术失去了应有的尊重,并让他们在下次使用这个时代获取信息最先进的方式时感到惶恐与不安。随之是不断加深的认知鸿沟。我认为所有对刚刚踏入社会毫无防备的孩子们所作的恶,是最深的恶。
"都是过来人",但这难道就代表着理所应当?
招聘信息被利益操控显然是利用了文星找工作时的焦急,并影响了事关前途甚至性命的决策。试问如果没有付费工具的搜索加权和置顶,这家公司是否可能会是一个211、985的东北大学本科生的唯一选择?
世间如果有一种极恶,那就是服从。
或许文星不知道,人的前途是不该被“服从”的。
但我知道:当我们不再为他人而战的时候,就是我们失去人性的时候。
最后,愿逝者安息,请您珍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