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滚球兽的诞生一城景色半城湖,你好,高青!-大淄博范

吴锡豪-滚球兽的诞生一城景色半城湖,你好,高青!-大淄博范

滚球兽的诞生一城景色半城湖,你好,高青!-大淄博范

吴锡豪 全部文章 2018-11-09 191次查看

一城景色半城湖,你好,高青!-大淄博范
大淄博范周围淄博人都关注了
和人微信聊天的时候,每次用拼音输入法输入“高青”这个词组时,出现的总是“高清”两个字,作为一个对家乡有感情又喜欢对错字较真的人,当然容忍不了这个,要时时捍卫它地名的准确性,于是每次都要把“清”删掉,再重新输入一个“青”字。
对于那些在交流中把“高青”输入为“高清”的人,也屡屡纠正人家:是“高青”,青翠的青,不是“高清电视”的“高清”,旁边没有那个三点水。
话虽这么说北京瑶医医院,但是细想一下,提起高青特色,人们最印象深刻的,还真是高青的水呢。

水,既是高青的魂,也是高青的韵。
位于黄河三角洲的高青,黄河流经境内47公里。黄河水不仅是高青农业生产和人民生活的重要水源,也为高青这片美丽的土地带来了变幻多姿的景观。从黄河引出来的大小小的支流,河沟塘湾傻妃太逍遥,在平原上纵横交错,星罗棋布。人们引黄河水灌溉农田,养鱼养虾养螃蟹,发展生态旅游,都是来自黄河水的恩赐啊。
黄河在高青的刘春险工段,拐过了一道弯,之后一路向东入海。在这一段的黄河大堤上,就有一只黄牛雕塑静静卧在那里,题名为“安澜”。高青多牛,勤劳的牛也仿佛是高青这个农业大县的文化图腾,牛的雕塑在很多地方都有。这尊黄河岸上的镇河牛,作为一种富有神化色彩的吉祥物,有“镇洪吞潮”消除水患护佑百姓的寓意。

井冽泉温酒飘香
我是从小喝井水长大的孩子,滚球兽的诞生每当想起家乡的水井,有种饮水思源的亲切普雷希托。青砖砌的水井,壁上长满青苔,从里面拔上来的井水夏季清凉甘爽,冬季温润氤氲。养育了那片土地上的祖祖辈辈。
在我的家乡,最有来历的一口井,叫做扳倒井。它的井筒不是直上直下,而是歪斜的。关于这口井的传说,有一段现成的介绍:
“宋太祖赵匡胤领兵征战南北,路经高青正值天热大旱,将士们身疲口干,渴得难耐,情绪躁动,恰好路见一井,井水清澈,清凉宜人,但井深难以汲取,他心中默念:‘井水知我心,井祝我成功江流石不转。请倾井相助。’言毕,此井倾斜,井水缓缓流出,赵匡胤和将士们淋漓畅饮,解得燃眉之急后,众将士继续行军,接连打了好几个大胜仗,最后终成一代霸业。宋太祖登基后,感念此井相助之恩,亲笔御封此井为‘扳倒井’。此后人们认为此井水乃福音之水,以饮得此水为荣,更有无数远途来取水以资心愿成功者。”
现在,我们这些离开家的人,平常是喝不到家乡的井水了,但是,幸好有“扳倒井酒”,还可以喝到。

这家乡甘甜的井水和上好粮食酿出的好酒,香气幽雅纯正,口味醇和圆润,细腻谐调,余味悠长,不仅深受那些善饮者的喜爱,对于我们这些在外的高青人来说,饮它,也是对思乡情怀的一种安慰。

据说,北纬37°是黄金纬度线,位于这个纬度上的城市仿佛尽得大自然的灵气,是人类文明荟萃和文史胜迹聚集之地。
北纬37°上的高青,天是蓝的剧毒蛇女,水是清的,云是白的,树是绿的,农业产品是五采的,瓜果飘香,鱼肥虾美,六畜兴旺,“牛”气冲天。
城中有水,水边有城。
在高青香港黑夜,一定要慢慢走,缓缓行,才能品味这个“慢城”的韵味,才能领略到,高青的青假面骑士古迦,既是青天的青,也是“清水”的清、“清风”的清、“清新”的清、“清澈”的清、“清净”的清、“清香”的清……
有一个群体叫“老乡”
在我的社交圈子里,有一个群体叫“老乡”。这个群体的构成很复杂,有路边摆摊卖水果卖菜的,给人打工的,有自己开店的,开公司做生意的,在企事业单位上班的……
虽然我们生活的这个叫张店的城市,离家乡也不过几十公里的路程,但是,在街上遇到哪怕是以前不相识的家乡人,一开口说不上几句话,便能听出是高青老乡,立即从心里生出一份亲切感。田镇、青城、高城、黑里寨、唐坊、常家、花沟、赵店、木李、樊林……甚至连早就归了滨州的旧镇,有时甚至邻县邹平,都能认成老乡。
同一办公室的同事们经常听我提到在哪里又认了个老乡,感到有些奇怪。他们说,淄博这五区三县里,好像只有你们高青人“老乡”观念这么重,人和人格外亲。

淄博的这五个区三个县中,高青、沂源、桓台这三个县应该都是属于传统的农业县,其中高青县人口最少,而且观念相对落后、传统,改革开放初期那些年,人们固守家园的多,有勇气从家乡走出来闯荡的人相对来说少。
再说高青原来是隶属于老惠民地区(现在的滨州市),从1990年才从滨州市划归淄博市,可能从感情上来说,归属感和认同感还没有从原来的滨州剥离出来,费贞绫对淄博有一种生分和疏离感,感觉是来到了外市一样的。所以,在这心理上的异地他乡,遇到来自一个地方的老乡,觉得亲切一些,是在情理之中的。

我们喝着黄河水,吃着不算肥沃的土地上长出来的粮食长大,我们在这个离家几十公里外的城市里谋生,遇见就是缘。
每次聚会,杯里喝的是家乡特产的扳倒井酒,谈的都是我们熟悉的家乡人,家乡事。
老乡,就这样通过一次次的相认或者相聚,仿佛顾雯婷,又回了一次我们共同的、黄河水流过的家乡。

这些年,我们的家乡高青发展可谓日新月异,再也不是原来人们印象中那个落后保守的高青了。每次去县城,看着它在变高变大变好变美,已经不是我们小时候记忆中的那个只有几条街道的田镇的样子,真是又令人高兴,又令人惆怅煮妇难为。
天高水清的高青,成了“慢城”的高青,又高又大又好又美的高青,仍然是我们的家乡,仍然生活着我们的父老,仍然是连结我们情谊的桥梁。
愿我和我的高青老乡们,“历尽沧桑隔不断,早早平安返故乡”……

张店 每天从你的世界走过。。巴伯瑞。
博山,有我离不开的理由!
漫步临淄 共酌古今千载岁月
周村,大街一天能走完,但是大街的故事一辈子也讲不完
淄川,那一山的美景,一人的传奇
大淄博范周围淄博人都关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