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湖南卫视冲关廖慧敏一夜之间市民变村民:灵宝老城人,如今过得怎么样?-明珠三门峡

吴锡豪-湖南卫视冲关廖慧敏一夜之间市民变村民:灵宝老城人,如今过得怎么样?-明珠三门峡

湖南卫视冲关廖慧敏一夜之间市民变村民:灵宝老城人,如今过得怎么样?-明珠三门峡

吴锡豪 全部文章 2017-02-26 275次查看

一夜之间市民变村民:灵宝老城人,如今过得怎么样?-明珠三门峡
上世纪五十年代, 毛主席发出号召:“一定要把黄河的的事情办好!”
万里黄河第一坝——三门峡水库因此而修建。先后淹没河南的陕州、灵宝、阌乡,陕西的潼关、朝邑,山西的永济、平陆,总计七座县城。
灵宝故城始建于隋朝开皇16年(公元596年),淹没于1960年,存世1364年。淹没前,城区面积2平方公里,居住人口1.14万人。
随着黄河三门峡大坝拦洪蓄水,豫西千年古城——灵宝老县城消失了。
紧随而来的,是大规模的移民搬迁。原来的灵宝县城居民,一部分企事业机关人员搬迁到了新县城,而大部分平民百姓分成两股:一股迁到了千里之外的甘肃敦煌安家,另一股则就近搬到了一处高台土塬上。
搬到高台土塬上的居民大约有3000口人。顾名思义,这个村子就叫“老城村”。

张冲波|文、图
是“城”、“镇”还是“村”?
老城村前后有过三个村名:老城村、基建村、枣灵镇。
叫“老城村”,是因1958年建三门峡水库,灵宝新县城迁到了40里外的虢略镇,政府机关、企事业单位的公职人员随迁而去;其余小民百姓,就在东边6里一块高台塬地上造屋建村,他们统称“老灵宝县城人”,简称“老城人”。
但,上世纪1980年代以前,他们又多称自己是“基建人”。啥是“基建人”呢?顾名思义,支援社会主义基本建设呗!

100年前灵宝县城主街。
灵宝自汉元鼎3年(公元前114年)建县,汉称弘农县,隋为桃林县,唐天宝元年改名灵宝县。
1958年三门峡大坝建成蓄水,老县城淹没,遂迁至现址虢镇
老城村还曾改名叫“枣灵镇”。在1975年的灵宝县制地图上,就赫然标注“枣灵镇”这个名字。
但此地并非是镇的建制,周围也没有村子归顺于它。它还属于灵宝县大王镇管辖呢。
政府为啥要给它改名“枣灵镇”呢?大概是看重它的位置和历史渊源 。

黄河在这里拐弯,那万亩滩地十米之下就是老灵宝故城,
1958年三门峡大坝建成蓄水后全部淹没
灵宝老县城居民,在村子里,仍然保留着老县城的格局。十五个生产队划为“五片”:西关、弘农、涧北、兴盛、建国。
村子里的街巷,也仍然沿用老县城八大巷的名字。老县城衙门口一对石狮子,就蹲在村部大门口,威风凛凛。
曾有外地人愿意出价50万元,把这一对石狮子买回镇宅,村民们一万个不答应!因为这是老县城人的根,是他们与美好的旧时光仅存的一点勾连。湖南卫视冲关廖慧敏
舌尖上的老城村人
老城村的早市,每天只开两个小时。它使老县城人的饮食习俗得以延续。
老城村人,每日早起必吃甑糕。
所谓“甑糕“吉娜·维尔德,乃用黄土塬出产的黍谷米,放进黄河滩明清古枣林出产的枣子,一起搁在大铁锅里。大火腾蒸,枣香、米香扑鼻而来,黏度十足撕扯不开,那劲道!吃一口,妙不可言。

糯米大枣蒸出醇香可口的甑糕
如果你还不尽兴,那就来个脂油火烧!
那焦黄酥脆的千层饼,捧在手心直掉渣,几口吞下去,香气回肠!
老城村人喜欢把脂油火烧泡在热气腾腾的羊肉汤里,大饱口福!

老城脂油火烧
老城村的羊肉汤,食材来自黄河滩地放养的大尾巴羊,肉质细腻鲜美。汤中再加红薯粉条,油泼辣子,大葱佐料,一碗下肚,浑身通泰……
喝罢汤, 再来一碗黄酒醪糟,酸甜适口,解乏解渴。
如果你的眼睛尖,就会发现,在小吃摊小桌的一角,还放置着一坛酒枣。黑里泛红的瓷罐散发淡淡酒香,摊主捞几颗枣子,放在小碗里给你端来,脆甜可口,酒味十足。

一望无际的黄河滩,
黄河对岸就是山西陌南镇的老虎头
酒枣的食材也颇为讲究,必须是临近中秋、枣子正红时,从树上一个一个小心摘下,最忌绊伤碰撞百漈沟。然后,盛一碗52度白酒,放进枣子一个个洗净,再放进干净的瓷缸里,封口密封,一个星期后就可享用。
吃一颗酒枣,就回想起老县城的味道……
就算县变成了村这里也曾经繁荣……
不管是“枣灵镇”、“老城村“还是“基建村”,这里都曾一度兴盛,似乎在追赶着老县城往昔繁华的背影暗芝居第二季。
老城村的主要街道,是一条土街。
街东头是油条铺、羊肉锅、蒸馍店、酒枣行、咸菜摊、卤肉摊,蜜食店。
街中间是布匹摊,迪卡、的确良、斜纹布,是上世纪七十年代的标配。还有大卷大卷的土布,本地出产棉花纺线织成,白粗布,格格布,印花布,应有尽有女王密令。

老城村主街,只有集日才显得热闹
西头是老城村的农具市场,杈、耙、摩、锄头、?头、锨头、斧头、镰头等一字摆开,还有来自灵宝阳店乡官庄塬的桑木杈、坡头乡李村的苇席。
再往西就是粮食市场。在粮食短缺的年代,每遇青黄不接的二三月,此地粮食交易就特别活跃。
这些粮食大多是从黄河对岸的山西陌南镇运来;附近的沙窝古渡口,船只南北往来,星夜兼程,川流不息。山西那边地广人稀,粮食丰裕,他们把粮食运来,换回河南这边的农具和布匹等物。

黄河滩地红薯
粮食市场内,还间杂着铁匠铺、弹花店、小书摊、理发店等小店。
土街的最西头是牲畜市场,骡马牛驴、猪狗鸡羊应有尽有;暗码明码,心领神会,买卖不成仁义在。
客商东来洛阳观音堂,西去阌乡潼关,南翻伏牛山卢氏,北渡中条山解州。大集体时代,生产队畜力紧张,需求两旺,机械化大生产的前景犹如画饼充饥,遥不可及永远的奥特曼。

黄河滩犁地
在那个年代,大王公社一共有两所高中,一所办在革委会所在地——干店镇上,另外一所就办在枣灵镇的街东头。
如今,旧时的繁荣宛如烟云,似水年华流走,不留影踪。
老城村的人只有在品尝酒枣的恍惚醉意中,还有些旧梦……
你听过这样的河南话吗?
老城村,就像是一座“语言孤岛”。最典型的是“我”和“爷”的发音,周边村人说“我”发的是wo音,老城人发的却是e音。
四里八村的人走亲戚,一见老城人,就会打笑说“俄俄来了”?“俄俄”成了老城人的标志性语言。

老城村的孩子们
即便是到了省会郑州,老城人也改变不了“俄俄”的口音,他们说“wo”反而会脸红,觉得“wo”没有质地,没有分量,大有辱没老祖宗之嫌。
老城人觉得,把“爷”字说成是“ye”,太土气,太乏味,不带劲!而说成“ya”呢,就会有那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亲切感。
老城以东的村子里,是绝对没把“爷”说成“ya”的;涧河以西的西塬也没人说“ya”。 北边紧邻的后地村人、黄河以北的山西陌南也说“ya”!
平心而论,说“ya”的范围有方圆百里左右,而把“我”说成是“俄”的却只有老城村的居民们。
所以,如果老城人到了异地他乡,甚至漂泊到了海外官场巨头,一听到“俄”、继而听到“俄俄”,拥抱吧!他乡遇故知女装店名大全,百分之百的灵宝老城人!

村民王大狗、汪黑油夫妇搬离村子,
在黄河滩建房,一图清静,二护故园,
灵宝老城情节挥之不去
老城村民为何独爱白沙瓜?
滚滚黄河,东流而去,不舍昼夜。
老城村民们,在黄河滩地种了唯此地独有的特产——白沙瓜。
外地人对白沙瓜没有过多期待,觉得它味道寡淡,瓤色浅白,笨重如石。收摘回屋后,还须每隔三五天就来回翻动一次,否则瓜就会坏掉。
老城人提起白沙瓜,却津津乐道。
酷暑盛夏,他们吃着瓜瓤大块朵颐;寒冻腊月,他们喝着瓜汤津津有味;逢年过节,也是招待亲朋好友的美食一道。

白瓜皮,白瓜瓤巴氏消毒液,白瓜子,
味极至淡,败火,专治牙疼
天热的时候,白沙瓜能泄火败火。
天凉的时候,白沙瓜又能生津滋补。
你要牙疼了,一片瓜瓤或一碗瓜汤下肚,立马风平浪静。
你要胸闷气晕,食瓜后会顿觉神清气爽,简直是一味良药!
老城人把白沙瓜叫作“败火瓜”,后来叫成了“白虎瓜”。
一到吃瓜时节,外地的老城人纷纷返回乡里,抱起白沙瓜大饱口福;走时再大车小车带回去,慢慢品味。
老城村人家,家家户户的二层楼板都堆满了白沙瓜,傅洁娴少则五六百斤,多则千把斤,骨碌一地。最小的一只也在30斤往上,最大有竟有百余斤,如牛犊一般静卧在地。

张小华种的白沙瓜自产自吃,囤积千余斤,
吃到来年冰消雪融春暖花开
老城人不比谁家的粮食囤有多大,喜欢晒晒谁家囤积了多少白沙瓜。
从夏秋收瓜,可以一直吃到来年冰雪消融雅思之路,春暖花开。
白沙瓜究竟魅力何在?
它不像一般的瓜那么甜。七月瓜棚开园,白瓜皮,白瓜瓤,一牙一牙地切开,味寡淡,汁液少,口感差,第一次品尝的外地人不免会露出失望的神色。
但,下肚不出十分钟,你会觉得胃暖体凉,口生津液,回肠荡气,神清目爽,那种飘飘欲仙的感觉,暑气顿时逃遁得无影无踪。
九月罢园,老城人开始采摘、收藏。
摘瓜越晚,瓜的储藏期越长。
中秋节,如水的月光洒在黄河滩上。村民们端起一碗略微粘稠的瓜汤,细细品啜,淡淡幽香沁人心脾,暖肠暖胃的舒畅。
储存期间,辛勤的主人每隔三五天都要上楼一次,把白沙瓜翻上一遍。每个瓜都要翻个 ,以免原来着地的瓜皮不透气而出斑腐烂。
白沙瓜还有一个特征,就是皮烂而瓜瓤不坏。
其它品种的瓜,有的皮不烂瓤已坏,保质期多则十天,跟白沙瓜完全没法比。

老城村特产白沙瓜,
最大的有百余斤
过了年,到了正月vsd1s,老城人呼朋唤友,前来品尝白沙瓜。那时候,瓜皮已薄如蝉翼,浅红的瓜汁荡漾其中,不打开就能看得分明。
主人小心地把瓜切开一个口子,慢慢倾斜,把瓜汁倒进一只只精致的小碗。汁液比中秋时节更加稀薄,而味道却浓烈香醇,最后一次爆发了!
满屋生香,客人喝一口瓜汤,发一声叹喟。人生百味,尽在瓜汤之中。
每次老城人动身看望漂泊在外的亲人,问他们想要老家什么东西时,回答都是无一例外的:“白沙瓜!”
老城村的人仍维持着“县城居民”的矜持
在四邻八村的乡亲们看来,老城村就像“天外飞仙”,突然降临 此地。乡亲们中间流传着许多段子,以开涮老城人与本地风土人情的格格不入。
流传最广的一个段子:老城村的人,每家每户门背后都挂一个油布刷。只要上街,或有亲戚远道而来,他们事先就要拿油布把嘴抹得油乎乎的,由此来证明老城人吃得好、过得体面。
这段子调侃的是老城人的自尊,怎么也放不下城里人的身段。
还有对老城人骨子里透出的自傲的反讽,当然也露出了自己对老城人“凤凰落架不如鸡”的看客心理。
老城区的女人们
但,老城人毕竟有着见过世面的眼界和大气,有着风水宝地浸淫的才情和秉性。他们的眉宇和谈吐间,都蕴含着一脉相承的文气。
大集体时代,周边村的乡亲们会为一犁沟地而持械争斗,头破血流;为一句闲话而歇斯底里地猜疑、谩骂,也会为一块红薯、一穗玉米、一角豌豆、一粒花生而偷偷摸摸,干些见不得人的事儿。
但在老县城人身上,这些都很少发生。
无论多么艰难窘迫的日子,老城人都显得优雅从容,说话柔声慢气,即便是吵起架来,也很少粗喉咙、大嗓门,脸红脖粗。
一句话kaix,老城人有着见过大世面的矜持。

70年前灵宝县城居民
十年动乱,周边村子内部斗争惨不忍睹,在老城村却没有出现过。
一个重要原因是:他们没有数代相居的世仇和龌龊,没有蜗居一处的逼仄和狭隘,也没有偏僻小农的倾轧和残忍,更没有荒野小民的自私和阴暗。
他们有小城人的温情,有居高临下的悲悯之心,更有暴风骤雨过后、残枝败叶隐匿僻巷小街的自我消解功能。
相对于穷乡僻壤的村民,老城人自认是有格局之人。
虽然老城村的村名有三个,但能获得他们认可的只有一个,就是“老城村”。因为于他们而言,这个名字既有归属感,又有怀旧感。

72年前灵宝县城一绸布店合伙人开业留念
最近几年,重视生态文明,注重黄河湿地保护,加上库区蓄水倒灌渭河,殃及西安故城,陕西省上书,慷慨陈词。
于是三门峡的蓄水高程一降再降;从前被淹的黄河滩地,如今常年坦露出来。老城村的居民们在此复耕,种植五谷杂粮。
滩地淤泥十米之下,便是六十年前的灵宝故城,是他们曾经的起居之地。
沧海桑田,兴革变迁。过去的旧时光,如同沙滩上泛黄的浪沫;耕作于故园之上,老城村的居民们会是什么样的心情呢?
作者简介
张冲波,河南灵宝人。毕业于河南农业大学,曾任卢氏县志副总编。
现供职于农行三门峡分行崤山支行。
近年致力于口述史写作,采访七十岁以上的老人,挖掘民间记忆。
老灵宝城的旧闻轶事、风土民情、地理地貌、名人名吃,仅仅是口耳相传,极少文字和影像留存。记忆是生命延续的意义,当我们走过的路渐渐消失,保存记忆,就成为了我们唯一能做的事。
三国时期,为了战略需要, 曹操命令许褚在弘农县境新辟道路。
曹魏正始初年(公元241年),弘农太守孟康在新辟道路山口(现函谷关处)修筑关城,取名大崤关,即后来的魏函谷关。由于其重要的战略地位,这里也成为关中与中原之间的交通要道。久而久之,关前有了居民店铺,商旅往来,市面繁荣。
当时汉口学院官网,人民为了寻求精神寄托,在关前的弘农涧河东西数千亩的开阔地上盖起了道教庙宇三清殿和老子故宅等建筑。
隋朝开皇16年(公元596年)撤弘农县,新置桃林县,建桃林县城,并把早已存在的三清殿圈入城池。故有“先有三清殿,后有灵宝县”的说法。

桃林县名在隋朝用了22年,唐朝用了124年,共经历146年。唐玄宗,天宝元年(公元742年),因在函谷关关令尹喜故宅掘得“灵符”,随将桃林县改名为灵宝县,灵宝之名沿用至今。
据《灵宝县志》载,明代景泰元年(1450年),知县夏永宁重建灵宝城池,城墙高2丈5尺,厚1丈7尺,城围3里60步(三里三),垛口一千个,更铺2座, 城门三座(东、南、北三座城门),每座城楼上都建有宏伟的城楼。城内主街道为T字形,南大街是县城内最繁华的商业街。城外有城壕,护城河。

灵宝县城是一座历史悠久、名扬华夏的古城,也是千余年来灵宝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
灵宝故城古迹和供奉神佛,历史名人的庙宇星罗棋布,故城每一处地名,每一处景点,背后都有一段美好动人的故事和传说。
东城门内有三清殿和许家、荆家、杨家三所祠堂。
东城门外建有罗师庙、娘娘庙、老爷庙、40军陵园(国民党第40军抗日阵亡将士墓地)、三官庙、骆驼场(驿站)、40多亩的东大体育场(是健身活动、体育竞技及物资交流大会的场所)、山神庙、关帝庙、直臣祠、接官亭、和尚塔。南城门内有文庙(孔子庙)、大佛殿(御题寺)、财神庙、张仙庙、岱王庙。
南城门外建有药王庙、思乡娘娘庙、石子庙和玉皇庙。
西北城角外建有禹王庙、咽喉庙。城北建有北庵庙、老子故宅、柏王庙。
西城门外大同路有老君洞、老君庙,庙堂内铸有丈余高的老君铜像,堂山墙外有两道石碑,一曰“老子著经处”,一曰“犹龙真窟”。
城中心偏西,庙门前北有规模宏大的城隍庙,东邻鲁班庙,南有火神庙。
城内散落有五座石牌坊。城南蛇天岭上有魁星楼、石马院(明尚书许进)、三赑屃驮一碑、天神庙、挽船嶡,挽船嶡庞建有庙宇,还有一棵百年云柏。城北后地村有武则天在公元690年修建长安和洛阳之间的行宫(翠微宫)城墙遗迹。

灵宝城墙山水环抱,景色宜人。
离城二三里的南郊,弘农涧河像一条弯曲的银带由南向北缓慢流去,穿过火车桥汇入黄河。这里莲池相连,芦苇片片,鱼塘成排。咆哮的黄河水从西向东到老虎头处受阻折向北奔流,河中白帆点点,往来船只随波荡漾。
灵宝八景之一“弘农晚钓”时时呈现在这里。城北有千亩枣园林,站在枣园东西,观赏日出黄河或黄河夕照,更是引人入胜,黄河、红日、枣林,构成了一幅雄壮博大的画面。

老城清冽甘甜的小井水及泮池鲤鱼跳龙门石雕名扬天下。
小井和泮池坐落在南城门外,水井上建有井亭,磨盘大小的井口,井水清澈见底,是大半个老城人的饮水之源。每到早晨,清冽纯净的井水几乎浸溢到井口,人们只需持桶弯腰就能汲漫一桶,真是“小井水越挑越旺,越吃水越甜”。早时,水源旺盛。水流成渠,穿过桥头,流入南城壕,汇入弘农涧河。
小井北,一路多隔的泮池有一亩多大,花墙彩雕,泉水喷涌,鱼群戏水,垂柳成行,百花争艳,彩蝶飞舞,实居灵宝一景。
老城南稍门往南有一温泉,叫做陈家潭,是妇女们一年四季洗衣的好地方,也是孩子们戏耍的好去处。

灵宝故城在南依秦岭,北濒黄河的函谷关前,地处洛阳,长安东西两京之间的交通咽喉,古代通往西域丝绸之路的崤函古道位居于此。
通往山西省的老城黄河渡口贯穿南北,陇海铁路连接东西,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决定这块宝地自古就是商贾云集,货物繁阜的集散地。因此,灵宝故城四通八达的驿站、公路、铁路和码头,为这一地域带来了经济繁荣、文化活跃的美好生机。


灵宝故城有三条大街,店铺林立,繁花似锦,百味小吃,令人流涎,素有“小北京”、“小香港”之美称。

搬迁前旧址




灵宝故城始建于隋朝开皇16年(公元596年),淹没于1960年,存世1364年。
淹没前,城区面积2平方公里,居住人口1.14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