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湖北金环股份有限公司一场从春天开始的误会-樊登读书会A天津分会

吴锡豪-湖北金环股份有限公司一场从春天开始的误会-樊登读书会A天津分会

湖北金环股份有限公司一场从春天开始的误会-樊登读书会A天津分会

吴锡豪 全部文章 2017-06-02 213次查看

一场从春天开始的误会-樊登读书会A天津分会


“43个清晨、6段落日、30杯咖啡、60小时的游戏在线时间、10颗棉花糖,还有……”
“还有什么?”
杜与萌唰唰在纸上记着这些数据,对面的林宣却没了动静。过了一会儿,她才关上电子表格,眨了眨眼说:“没了,就这些。这些能说明两个人之间是什么关系呢?”
杜与萌撇撇嘴,把笔记合上:“这根本不用分析,有点常识就知道是恋爱之前的暧昧关系。”
“为什么不是恋爱中?”
“恋爱中?牵手、拥抱、摸头杀一次都没有,柏拉图么?”
“好吧,你说得对。”林宣笑笑,挑眉看着杜与萌:“那你说,两个人之间互相发了8000条手机短信属于什么关系?”
“异地恋?”
林宣摇摇头:“是讨债的,和欠债的。”
杜与萌不屑地“切”了一声。林宣随手拿起他的笔记本翻来看,有一页记着一个数字:3650,后面是一排排整齐的“正”字,像是在计数,写了有几十页。杜与萌不满地“啧”了一声:“懂不懂社交礼仪?随便翻别人笔记要被灭口的知道吗。”林宣当没听到,继续问:“那你知道300趟下午茶、2000张照片、1560通电话、3575句‘滚远点’是什么吗?”
杜与萌装傻:“卖保险的和目标客户。”
林宣翻个白眼,把他拉进取景框,“咔嚓”按下一张照片:“白痴,是我的男闺蜜和我。”
快门声刚落,杜与萌就嫌弃地推开林宣扎着辫子的脑袋:“滚远点,不要影响我的桃花运。“
林宣假装委屈地仇视他,杜与萌开始收拾东西准备走人:“少来这套,跟你说多少次了,不许说我是男闺蜜,我是那种居心叵测的品种吗?”
“那你是什么?”林宣叫来服务员结账。
“朋友。”
“哦。”


和杜与萌一起胡吹瞎闹是很开心,但生活里的烦恼并不会因此就离去。快乐和烦恼好像一支香水的前后调,快乐往往转眼消失殆尽,烦恼却余韵悠长绕梁三日。
回家的车上宋帝江山,林宣一个人看着窗外人来人往的街头渡边大辅,忍不住又想起陆卯。
43个清晨、6段落日、30杯咖啡、60小时的游戏在线时间、10颗棉花糖,还有……一次动心。
大概一个多月以前,每次踩点到公司的林宣总会在自己桌上发现买好的早饭或早茶,雷打不动。当这些东西第三次出现的时候,林宣把这件怪事告诉了在隔壁办公室的杜与萌。
杜与萌不可思议地看着她:“居然有人暗恋你吗?我的老天,这人简直是天使。”
“干嘛不动明王传?我很差吗?”
“我摸着良心说:是的。”
林宣懒得跟他抬杠:“少废话,帮我想想,有什么办法知道对方是谁吗?”
“简单得很,你每天早点来,在桌子底下猫着,看谁来了就出来吓死他罗曼雅。”
林宣很哀怨:“和好奇心比起来,睡懒觉对我更重要。要是我起得来还找你出什么主意。”趁杜与萌还来不及埋汰她墨舞碧歌,她突然灵光一闪:“你等等雄途全文阅读,我去翻翻看考勤记录,来的早的那一批……”
杜与萌很瞧不起林宣:“他如果不想让你知道,为什么要一来就打卡?”
“对哦。”林宣狐疑地看着杜与萌:“那你说他为什么要这样藏着掖着呢?”
杜与萌摇摇头:“不知道呀,有难言之隐?”
“嗯……你不是一向来得挺早?你帮我盯着点?”
杜与萌答应得很随意:‘’行啊。有可疑的情况我通知你,你自己也多观察观察,看看有什么人经常在你附近晃荡,动不动来找你的。”
林宣斗志昂扬:“嗯!嗯!”


大约一个星期后,吃过午饭,离午休结束还有半个小时,林宣神秘兮兮地把杜与萌拉到座位上,看她最近一直在捣鼓的一个电子表格程序。
里面林宣建了一个数据库,记录了几个怀疑对象的行为数据,比如路过林宣工位的次数、在茶水间“偶遇”的次数、一周对话的数量、微信聊天的信息数……等等,记得还比较详细。
杜与萌看笑了:“行啊,记得挺仔细嘛,我看看蔡名照。”
林宣恨不能把手机屏幕怼到他脸上:“嗯嗯嗯,你快帮我看看是哪个可爱的小哥哥在暗恋我。”
杜与萌一边比对着她收集的数据,一边顺嘴回道:“小哥哥什么的,我劝你还是想开点,兴许是大变态呢。”
“你就不能盼我点好的吗?十年朋友白做的吗?”
“十年还不到好么。”杜与萌感觉自己脑袋附近一团巴掌大小的阴影正在靠近,赶紧正色道:“你看这个数据,为什么咖啡不是每次都出现?你有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公司附近最近的一家咖啡店在三条街以外,如果当天的早餐不含咖啡是不是说明可能是因为他来不及去买?”
林宣点点头:“你继续说。”
“那么四季歌吉他谱,每天都7点半就打卡的那几个是不是可以先排除了?”
林宣颇为欣赏地继续点头:“到底你是做数据分析的,有点道理。”
……
当天,杜与萌帮林宣把可疑人选从7个减少到了3个,并嘱咐她继续记录后续的数据。
但是很快,林宣自己就找到了突破口——有两个关键的证据浮出水面:
周一早上林宣照例在桌上发现了还热乎的咖啡,但今天早上下了雨,纸杯的一面蹭上了一种很特别的墨绿色——林宣一眼就认出来,是之前刚发的公司文化衫褪色的那种墨绿,她周末才洗的衣服,很好认。这说明那个人今天早上穿着还没有洗过的新文化衫来上班了,而且可能因为没带伞衣服被雨淋湿褪了色……林宣很仔细地兜了一圈全职业米虫,发现除了早上和她一起来公司的杜与萌,那天穿文化衫的只有一个人,就是她的顶头上司陆卯。
陆卯其实一直是林宣喜欢的类型,只不过平时忙于工作,也没心思去多想……但现在,那种“你喜欢的人刚好也喜欢你”的感觉突然在林宣的小心脏里爆炸开,她发现自己有点飘。
对,还有另一件事情。周二林宣加班到两点才回去,第二天早上的早饭里多了一样东西——是一张贴在她桌子上的便签条,上面写着:加班到那么晚辛苦了!
全公司知道她昨晚加班到那么晚的人只有一个,就是比她早一小时下班的陆卯!当然,杜与萌那个狗东西不算。
林宣揣着随时要爆炸的小心脏度过了两天。她是那种肚子里憋不住事情,有了想法就会去做的类型,所以,不出所料,周五下班后她就去找陆卯摊牌了。


林宣一下班就张狂地告诉杜与萌她要去dating然后就背着包很没形象地跑出了办公楼。
她和陆卯约在公司附近的一家日料店吃饭,那天气氛很好,他们聊得也很开心。差不多一桌子菜吃得七七八八了,林宣撑着下巴看陆卯。
陆卯温和地笑了笑。
“陆卯,你直接说,你是不是喜欢我?”林宣就这么直接问了出来。
陆卯拿筷子的手一抖,张着嘴,好一会儿才说:“你看出来了?”
果然是他!
林宣笑得嘴咧到耳朵根:“那我们就在一起呗。”
陆卯的脸上却闪过一丝苦笑,他低下头,很久没有说话。然后开始翻自己的包,林宣就在一边好奇地看着。
陆卯从包里拿出一个小方盒子。
?!这就求婚了?!!湖北金环股份有限公司!
说风就是雨界的扛把子林宣都倒抽一口气覃维妮,这,这也太快了吧?
陆卯还在慢条斯理地打开盒盖,里面赫然是一枚钻戒。陆卯看看尚在呆滞中的林宣,声音放低了不少:“我今年秋天就要结婚了。”
戒指是他买的,买来送给别人的。雪白灯光下的钻石格外耀眼,刺得林宣有点眼睛疼。
原来是这样。
陆卯继续说道:“生活果然比戏剧更复杂得多”,他看看林宣:“没想到我也会对其他人相见恨晚。”
林宣只觉得眼前一片空白,这样急刹车的情节实在不太好消化。她像小鸡啄米一样点着头,好不容易才开口:“但你注定不是背叛感情的人渣,我也不会做谁的小三。”
陆卯皱着的眉头也有些释然:“你说得对。是我没有管理好自己,以后我会注意的。”
“嗯。今天吃得很开心,我先走了。祝你周末愉快。”
“你也是。”
林宣头也不回地走出包间去结账。
难言之隐,原来是这样的难言之隐。
是的,如果她留心的话,会发现这几个星期里,他们之间除了43个清晨、6段落日、30杯咖啡、60小时的游戏在线时间、10颗棉花糖,还有无数次不经意的皱眉、难以察觉的回避、似有若无的尴尬……只是她都没在意。邓佩仪


一整个周末林宣除了拉杜与萌做案例分析,就是到处找各种心灵鸡汤看,以图尽快抚平这并不算剧烈的哀怨。
是的,是哀怨,甚至连轻伤都算不上……
43个清晨、6段落日、30杯咖啡、60小时的游戏在线时间、10颗棉花糖,还有一次动心,以及一些遗憾、一份克制、一点骄傲。
原本她以为这件事就会这样平静地随着时日过去,然而周一早上一到公司,她还是被眼前的一幕震惊了:
桌上的早餐……居然,又出现了?!
难道陆卯是失忆了吗越人歌简谱?林宣开始想起那些肥皂剧的情节……甚至没注意有一个穿着墨绿色衣服的人影在向她靠近。
等她发现的时候,杜与萌已经把手里的花塞到她手上:“今天是我们认识的第3650天……”
3650天、300趟下午茶、2000张照片、1560通电话、3575句‘滚远点’……
3650天?和那几十页的“正”字……原来!
林宣语气已经相当凶残:“是你干的?”
杜与萌两手一摊,瞬间爆发的求生欲让他一下子闪开十米远,林宣抡起花就追:“我让你看我的好戏!”
哎~
各位读者,数据到底是不是可靠的东西呢?
在信息科技高度发达的现在,我们每个人几乎都无时无刻地在生产数据,这些数据大概或多或少都反映些什么、昭示些什么……而如何使用这些数据,从里面看出别有洞天的意味,到底还是人的事。
樊登老师邀请了北京大学的王汉生教授,携其凝结多年数据领域研究成果的作品《数据思维》来到樊登读书会,用丰富生动的案例为大家深入浅出地讲解大数据利用的经验和未来发展,打开APP即可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