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深宅1937一天一首古诗词——丑奴儿慢·麓翁飞翼楼观雪-一天一首古诗词

吴锡豪-深宅1937一天一首古诗词——丑奴儿慢·麓翁飞翼楼观雪-一天一首古诗词

深宅1937一天一首古诗词——丑奴儿慢·麓翁飞翼楼观雪-一天一首古诗词

吴锡豪 全部文章 2017-01-21 182次查看

一天一首古诗词——丑奴儿慢·麓翁飞翼楼观雪-一天一首古诗词


丑奴儿慢·麓翁飞翼楼观雪
【宋】吴文英
东风未起,花上纤尘无影。峭云湿,凝酥深坞,乍洗梅清。钓卷愁丝,冷浮虹气文涛拍案海空明。若耶门闭,扁舟去懒,客思鸥轻。
几度问春,倡红冶翠,空媚阴晴。看真色、千岩一素,天澹无情。醒眼重开,玉钩帘外晓峰青。相扶轻醉,越王台上,更最高层。
【注释】
乍洗梅清:一本无“乍”字。清:一本作“青”。
钓卷:一本作“钩帘”。
阴晴:一本作晴阴。
眼:一本作“看”。
“越王”二句:一本作“越山更上,台最高层”。
【赏析】
《丑奴儿慢》,双调,九十字,上片九句下片十句各四平韵。
“麓翁”即史宅之,史弥远之子。“飞翼楼”,在绍兴。
“东风”两句,登是楼观雪景,点题“飞翼楼观雪”沈阳铁西鬼楼。言词人陪同麓翁登上飞翼楼近看雪景,见春风尚未来临,楼下梅花枝上还覆盖着一层白雪黑色泪滴,使它更显得一尘不沾。“峭云湿”两句承上远眺。眺望远山出岫,重岚湿润,白雪皑皑笼罩着梅花坞。那里处在一片混沌的银色世界之中,将株株梅树都洗刷成银装素裹。这里梦窗不说“堆”或“垒”、“叠”等,却用一“洗”字,用得新奇。“钓卷”两句是说:我们在飞翼楼上卷起窗帘观赏雪景。见室外白茫茫天水一色,冷气扑面,一扫心头愁绪,不由得心旷神怡兰若词。“若耶”三句,见雪景,思伊人。“若耶”泊富国际广场,溪名,在姑苏城外,向北流入太湖再世为后,相传为西施浣纱处yoqoo,故亦称浣纱溪。李白《子夜吴歌》有“五月西施采,人看隘若耶”句,即指此溪魔游纪。此言词人过去曾在一次雪天中的若耶溪畔遇到过一位绝色佳人夏侯光姬。他说:现在见到雪景,即想起伊人这时也可能紧闭门户,闲居室内吧医世守护。而我(指词人)却因被大雪所阻,性又疏懒,不敢像王徽之雪夜访戴逵一样乘着扁舟去若耶溪旁寻找芳踪,所以只能在飞翼楼上,面对雪景而神驰天外。
“几度”三句。登是楼饮酒赏雪原是雅会,然而词人老矣,不免盼望春天来得快些。因为春天象征着旺盛的生命,春色也一定胜过冬景,所以他在人前背后已有好多次问过别人:“春天来了吗?”他相信,当春天真的降临人间之时,飞翼楼外的远山近水定会红花绿叶相映成趣,更是“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曹伯纯。“看真色”两句,复述现实。言当词人从幻觉中清醒过来,他看清眼前现实中的真面目,察猜远近高低银妆素裹,一片白色世界。不禁感叹:大自然真是位最无情的神啊!“醒眼”两句躯壳的读音,楼中饮酒达旦。言当他重新睁开朦胧的醉眼时,斜月已经西挂在窗帘外,东方也由白转红。饮酒一夜已经雪住天晴,阳光照射下,西面的山上已显露出青色湄潭天气预报,春天终于来临啦!“相扶”三句汉唐归来,相约语也。言词人与史云麓兴致勃勃地相约:我们俩一定要去越王台踏青访古武定狮子山,并再次痛饮一场,带着醉意,互相扶携着去登越王台的最高层。
【作者】
吴文英(约1200~1260),字君特,号梦窗,晚年又号觉翁,四明(今浙江宁波)人。原出翁姓,后出嗣吴氏。与贾似道友善。有《梦窗词集》一部,存词三百四十余首,分四卷本与一卷本。其词作数量丰沃,风格雅致,多酬答、伤时与忆悼之作,号“词中李商隐”。而后世品评却甚有争论。
本站部分内容来自网页,深宅1937旨在弘扬中华文化,仅用于学习交流宁化人才网,部分未署名皆因原作者无法考证,如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通知我们。
长按二维码,关注一天一首古诗词
每天有所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