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海盗王sf一场“挪款”13亿的闹剧:易到与乐视背后的满目疮痍-新生代企业服务

吴锡豪-海盗王sf一场“挪款”13亿的闹剧:易到与乐视背后的满目疮痍-新生代企业服务

海盗王sf一场“挪款”13亿的闹剧:易到与乐视背后的满目疮痍-新生代企业服务

吴锡豪 全部文章 2018-10-11 207次查看

一场“挪款”13亿的闹剧:易到与乐视背后的满目疮痍-新生代企业服务

争议不断的易到用车昨日又陷入新的舆论漩涡。身为公司二股东的创始人周航,公开指责大股东乐视挪用公司13亿资金,而乐视对此予以坚决否认,称周航用心险恶,涉嫌诽谤。
两年前,对在专车大战中处于不利局面的易到和周航而言,乐视和贾跃亭曾扮演着“白衣骑士”的角色,如今双方倒戈相向日落紫禁城,戏剧性变化令人唏嘘。从牵手到决裂,易到内部究竟发生了什么?13亿资金纠纷的真相是什么?接下来,乐视又将如何解决易到乃至整个生态公司的资金危机?
这场戏,要从头说起
2015年10月20日,在乐视以7亿美元、占据70%股权入股易到用车时,有人笑问易到用车创始人兼CEO周航——“乐视的钱你都敢拿何秀琼?”

周航
周航其实不太敢,所以在2015年初,他做了最后一搏——与海尔产业金融成立合资公司“海易出行”。由海尔提供资金、易到提供运营资源,目标“突破传统汽车租赁公司的发展瓶颈,实现盈利模式、业务模式和融资模式的创新”,期望在2017年达到80亿元的资产规模。
遗憾的是,80亿的梦想尚未见踪影,寄托周航厚望的“海易出行”直接变为易到竞争对手滴滴专车、一号专车等品牌的车辆提供方。
“海易出行”的折戟对周航而言,并不仅仅是一次战略合作的失败。
那时,滴滴Uber之间的价格战已然白热化,滴滴专车在用户覆盖率及订单占比方面均以八成的份额保持绝对优势,付嵩洋且呈现持续增长的特征。2015年,由于“近乎惨烈”的价格战,滴滴、Uber、神州专车均跑马圈地地跻身网约车(专车)第一家易到之前。
这样的困局下,周航幡然醒悟资本的重要、价格战的残酷。
2014年,红杉资本周逵与周航密谈三小时未果,2015年,在投资人携程的介绍下,周航拜访国内外数家顶级投资机构孙神州,然而此时行业已经陷入红海,滴滴、Uber融资时均提前与投资方签署排他协议,优质资本向周航与易到关闭了大门。
由于易到此前曾分别在2011年8月、2013年4月和2014年9月接受了高通Qualcomm Ventures、GIC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的投资,因而需要在国内上市前拆除VIE架构。但拆除VIE架构并非易事,折价上市的路也走不通。
眼看着资金链越发缩紧,周航只剩乐视与贾跃亭这最后的选择。
2015年10月,乐视控股宣布乐视汽车已正式签署对易到用车的股权投资协议:7亿美元,占股70%,乐视成为易到控股股东。周航的出局与易到的结局在这一瞬间或许已经注定。
农夫与蛇,不如说各自牟利
17日晚,乐视通过@乐视生态和@易到两个微信平台发声,将周航的声明定义为“农夫与蛇现代版”。易到在官方声明中称,乐视投资易到“可谓雪中送炭,解救易到、周航于危难”,而周航说乐视挪用公款则是“反刺一刀,制造恐慌,引发挤兑,误导公众,……企图从中牟利,此举堪称农夫与蛇的现代版,令人愤慨”。言外之意,当年乐视用7亿美元收购易到70%股份,拯救易到于水火,如今创始人周航却反咬一口朴贤贞。

贾跃亭
乐视和易到眼里的周航,是妥妥的“道德沦丧”。但“农夫与蛇”的故事,真的没法套用在乐视与周航身上。
乐视当初入股易到时说了,“易到完成了D轮融资,而乐视汽车则补齐了开放的超级汽车生态闭环中至关重要的一环”。换言之,这本是一场互利的融资,且乐视对易到的商业利益诉求要更多。
并且,事实上,自2016年11月起,就有了乐视挪用易到资金的传言。彼时的版本是,乐视将本属于易到的的钱划拨给了乐视体育。当时易到回应称,钱没有被挪用,易到还会和乐视体育合作。
但这次不一样了。据易到和乐视此次发布的联合声明显示,为了用钱,乐视用易到作为融资平台,用乐视大厦做抵押,换来14亿元,其中1亿元给易到,其它的则给乐视汽车生态。乐视怎么用钱,周航心知肚明且签了字,是“双方约定”,不存在挪用款项之事。
为了证明没吃凤凰肉,乐视这“剖腹自证”来得有点惨烈,以致欲盖弥彰。
按联合声明的意思,乐视以易到的名义,主体还款方是易到,海盗王sf理论上主要受益者也应该是易到——但事实是,真正受益者却是乐视汽车,易到成了乐视用来救济“生态化反”的提款机。至于“双方约定”,约束力真比得上法律法规?
乐视挪移乾坤的做账功夫一直被外界看在眼里。
子业务之间资金的互相腾挪,是乐视公开的操作手法。除此之外,据了解,去年乐视体育融资80亿元,不到一年挥霍一空,其中近30亿是被投入乐视网;勉强实现盈利的乐视影业也被迫供给乐视网,仅留部分维持日常运营。
自2010年上市以来,乐视网通过定向增发、发行债券、银行借款等方式,融资过百亿。而乐视网对外投资活动已流出148.32亿元资金,用于设立子公司、并购基金、收购股权等事宜上。大举对外投资,使得乐视网资金链紧绷。稍有纰漏,满盘皆输。
一方面放血扩充子业务,一方面靠子业务搭建生态,讲出一个更饱满的资本故事。乐视的这套商业运作逻辑一直饱受诟病,有人夸张地称其为中国版庞氏骗局,也有人表示此模式属国内首例,没有必要一味唱衰。
4月17日,周航将这个人人皆知、但无人说透的操作逻辑公开挑明。当然,同时也使得原本周航易到与乐视之间互相合作的关系,彻底撕裂为周航与乐视易到之间敌对的关系。
易到危机,乐视的定时炸弹
回到这次的危机上野人谷甩棍,易到为何会走到这步田地?或是烧钱大战后留下的满目疮痍。
在控股易到之后,乐视迅速开始了令人惊愕的“生态化反”:充多少送多少,充钱送乐视手机。
去年7月,易到对外公布了这次补贴的战果叶继欢,共有653万人参与,总充值金额超过60亿元,人均充值额918元李禾禾,复充率达67.4%。稍微计算便知,乐视的充返和送手机活动,本质上已令活动价格降至三折,“意味着乐视每100元的订单,就要净亏损44元”,而补贴也助长了相当一部分“薅羊毛”的司机利用规则漏洞骗取巨额补贴。易到在这段时间相当于补贴了60亿元。

高额补贴随即带来了亏损和现金流压力。乐视去年开始遭遇资金短缺困境,对易到无法持续供血的风险迅速暴露体现。“很遗憾由于乐视众所周知的原因,也不可避免的殃及了易到本身。对于近期易到出现的所有问题,我和创始团队都很关切和忧虑。”周航在声明中称。
资金短缺的直接后果是,用户的叫车难度提升,易到的活跃度开始下降。根据极光大数据监测平台提供的数据显示,易到MAU的整体趋势从去年以来持续下降,其中在去年底和今年初的两个月时间里曾经反弹,这与当时的重返送促销活动不无关系。
乐视昨日发布声明中称,已投入近40亿元资金及大量生态资源,支持易到发展。显然,如今全面收缩的乐视已无力为易到继续输血。
“乐视的激进营销扩张让易到的死亡注定将变得轰轰烈烈。”圈内人士感叹道何荣峰。
从控股易到,到充返打折,乐视一直在圆一场“生态化反梦”,至于乐视自己、易到和用户倒似已无所谓。重要的是,新老故事还得一起讲下去——易到的故事一旦破产,将直接“引发挤兑”,泡沫的破灭将不可避免。
如今的易到,已成为乐视急需拆卸的又一颗定时炸弹塔山英雄团。
第三者插足:“该关的关,该卖的卖”
很多人或许有疑问,三个月前,融创中国孙宏斌向乐视注资150亿资金,为何没拿出部分帮助易到缓解资金难题?
事实上,此时缺钱的乐视,各项业务都在等“金主”孙宏斌的“米”下锅。目前而言,这笔钱是很可能已经出现基本运营资金缺口的乐视维持下去的最大希望。
但孙宏斌可能并不是一个单纯的救世主——在救世主那里,没有什么“以物易物”的逻辑,而这却是生意人孙宏斌热衷的东西。

孙宏斌
这个本与乐视毫无瓜葛的地产商人,在入股乐视百日后,就透到了这家公司的骨髓。暂时握着钱这根命脉,也就掌握着乐视上上下下的命运。
从进驻第一天起,孙宏斌就开始了对乐视的“手术”异世为僧。而第一刀,落在了乐视体育头上。
在3月28日融创业绩会上,孙宏斌喊话,乐视体育做中超就是一个错误,“投了13亿,亏了5亿。这是个买卖,这么做就不对。”
“买卖”,与贾跃亭以往爱打的梦想牌,完全是两种思维方式。
这次批评不久后,乐视体育就丢掉了包括中超、亚足联的一系列赛事的独家版权,转而分别由苏宁体育、体奥动力等同行接手。
一系列变动,体现了孙宏斌的意志暴君刘璋。这对于曾经大肆鼓吹核心版权壁垒的乐视体育几乎不可想象。在去年按照计划上线乐视体育会员后棋圣道场,版权壁垒这个先决条件却一朝崩溃,会员的含金量骤然下跌。而会员,原是2017年乐视体育走向盈利的希望。
在孙宏斌眼中,能赚钱的业务才是好业务,这使得孙宏斌对接近盈利的乐视电视青睐有加,注入重金;相反,在乐视体系中尚在大手笔投入期的体育便成了最佳反例——在整个乐视体系都缺钱的现在,孙宏斌似乎并不打算向乐视体育投入一分钱,资金上的严苛,促成了乐视体育短时间内版权资源的集中流失。
被影响的绝不止乐视体育,还有乐视商城、地产项目等等,这意味着乐视在剥离非核心业务的路上越走越远。在孙宏斌看来,乐视从总体上看资产比较优质,不过北京樱桃采摘,资源不足导致了一旦战线拉太长就会出事,“乐视单独做手机、电视、体育都是可以的,但一起做就不行”。
为此,孙宏斌给贾跃亭开出的解药是“该关的关,该卖的卖”。至于谁该关、谁该卖,孙宏斌并未明说,但短期内的盈利能力极有可能是孙宏斌最为重要的衡量标准。
按照孙宏斌规划,易到、网酒网、乐视体育等非核心业务最近都在寻求外部融资、或者乃至被剥离出乐视。“孙宏斌进来后,上层对业绩看的更重了,花钱部门预算被砍、赚钱部门KPI变高”,而这些变动,孙宏斌的大手从头到尾贯穿其中。
显然,长期亏损的易到很难入孙宏斌的法眼。
不仅是亏钱部门,即便对于乐视电视、乐视影业这些孙宏斌看重的业务,也在孙宏斌入驻后变得异常严苛变形计张赢天。在他的词典里,“买卖”,永远是占据第一位的关键词。
被改造的乐视,泯然众人矣?
考虑到乐视长期以来的企业文化,孙宏斌这种“实业改造”,进行的可能并不会太顺利。
一位乐视中层曾坦言,“贾老板不太在乎过程,对于实现方式和实现代价也不太感冒,他只在乎你能不能做出足够牛逼的事儿”。这使得乐视内部一度诸侯割据机甲战士ol,不少空降的中高层都会自己带一个团队进来,团队也往往不按常理出牌。
在这种各自为营的态势下,加之贾跃亭对过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使得众多不仅仅在为公司奋斗、而在为自己奋斗的团队变得异常亢奋。“每个新项目,做到一定阶段,我会拿出30%-50%股权送给团队成员,然后再拿出剩下的60-70%送出去”,贾跃亭曾如此表态。
不仅如此,对高级员工在长期激励上的慷慨,也曾令乐视成为诸多行业大咖的落脚地。据了解,贾跃亭此前制订了管理层双重持股的架构,这意味着高管不仅持有自身业务板块股权,如果其他板块业务高速成长,他也可以从中分享到增长的红利。
但如今,这一切在锱铢必较的孙宏斌改造下极有可能将不复存在。
从结果上看,这种文化,一度让乐视的步子异常飞快;只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这也为乐视越铺越大的摊子积累下了痼疾。
正如人格之于人,企业文化同样是一家企业的基因。贾跃亭会如何改变自己?由于资金短缺,以往激进的发展方式不得不被改变,贾跃亭在战略布局思考层面的优势将受困于现实资金能力。两种文化如何在乐视共存,贾跃亭需要做出判断选择。
此外,从长远来讲,乐视自身的估值模型可能也会在孙宏斌的“手术”后发生变化。
在当前乐视危机中,相比贾跃亭为“梦想”烧钱行为,A股投资者们显然更青睐锱铢必较的孙宏斌。但另一个问题在于,愿意投乐视的人,看中的大多不是乐视在当下的盈利能力----被戏称为“PPT公司”的乐视,原本最核心的“资产”可能并不是如今被各方投资人看重的乐视电视,而是PPT背后,贾跃亭亲手描绘的“生态”及“生态”的未来。
这可能才是乐视异常高企的“市梦率”真正的基础。
可如今,这一支撑起乐视高股价的基础正在动摇:砍掉发展中的高投入业务,只按照实业思维关注盈利与高利润率部分废墟的肖像,乐视还有能力去展开“新故事”吗?
可以预见,在经过这次“手术”后,生意人孙宏斌很有可能会让乐视焕然一新:不再乱,懂得赚钱,如同一家普通的互联网商业公司一样。
这究竟是扼杀了一场造梦运动,还是回归商业本质,唯有时间能证明。